雪地鴻爪:特區長者晚景淒涼-香桐仁 評論員

2020年08月0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中國人有一句說話: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雖說香港是我家,但在這裏生活的長者,卻是被當草,臨老唔過得世。缺乏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大家以往常在街道見到佝僂彎背的婆婆,吃力地推着一車層層疊疊紙皮,為的是賺取微薄的生活費。最近連這個景象也少見了,因為回收業吊鹽水,紙皮不值錢,婆婆身水身汗做全日只得幾十元,三餐飯錢都唔夠。
就算有供強積金,很多人發現供了十幾廿年,都還是要蝕本,到六十五歲才能拿出來,有沒有命享用已經成疑問,而且被收取高昂的管理費,已經沒有了一大截,拿去投資其他基金股票回報率更高。
六十五歲退休,但香港人的壽命愈來愈長,成為全球最長壽城市,無論男女,平均超過八十歲,餘下十幾二十年生活費,靠蝕錢強積金幾可肯定不夠。本來長壽是值得恭喜的事,但最怕老無所養,連睇醫生也要排幾年,公立醫院內科及眼科便要等三年以上,隨時未有得看醫生,便已經盲了甚至死了。
香港老人晚景淒涼,除了是社會福利結構上的弊端,主要是政府無能,最近還加添了新冠肺炎疫症折磨,死了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長者。以為在護老院安享晚年,卻爆出傳染群組。病毒不會認人,只有政府才有力為市民把關,對抗疫症,但政府抗疫一塌糊塗,做事拖拉而且朝令夕改,推行政策又不經大腦,喜歡一刀切,但求就手不理後果。像公立醫院因為抗疫,禁止探病,令家屬無法知道病者情況,年逾八十歲的伯伯為病妻奔波多年,接送妻子出出入入仁濟醫院,近月發現妻子每次出院後,皮膚嚴重損傷及出現不明瘀青,更加懷疑院方「開漏藥」令太太一度昏迷。伯伯多次請求院方特許探病,但被無情拒絕,最終連老伴最後一面也沒法見到,抱憾終生。事件屬冰山一角,無數長者悲歌不斷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