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美以同命-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0年09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特朗普政府與以色列內塔尼亞胡政府的合作,是美國與猶太右派政治勢力的合作。美國和以色列的政治右派的基礎,都是宗教原教旨主義。
美國的政治右派與基督教的福音派的各種教會與派系多是重疊一起,互為因果,也互相呼應。美國也素來有宗教組織與資本主義企業組織相結合的例子,而且在一些地方,宗教與經濟、政治勢力合併起來,三位一體。特朗普的右派政府的選民基礎,意識形態與資金來源也離不開這政治化的極端宗教團體。
在以色列,雖說是政教分離,以國的國家與政治組織也與猶太教相連,特別是右派政治傾向的保守主義來源於猶太教的原教旨主義。美國福音派和摩門教教派,除了極少數邪教傾向者或極端保守主義,都大致融入大社會裏。可是,猶太教的極端保守主義卻是對現代社會隔離,採取拒絕、排斥的態度,群居隔離,自成一體,抗拒公共政策。
例如,今次新冠肺炎防疫治疫方面,這些極端保守主義者,成為以色列疫情失控的源頭,引起公憤。他們不願意就業工作,卻生育率奇高,一個家庭可以有十多名子女,結果生活貧困,又密集聚居,構成以色列政府沉重的社福開支,現時佔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二,增長迅速,正逐步形成以色列今後發展的大挑戰。
美國右派與以色列右派都是帶有濃厚的宗教取向,政策行為便不能以常理來推測。
以色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立國是依據他們的宗教,認為迦南之地是天賦神授,從摩西出埃及便以戰爭把原居民驅趕,二次大戰後是復國,且還是以迦南之地來擴張,爭取恢復大以色列版圖。從開始猶太民族便以神之名,以特選民族之義來攻擊掠奪他人土地。
同樣地,美國殖民者的傳統因基督教義與猶太教相同,在十九世紀開始,便有「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主張,認為他們是天命神授在北美洲大陸自東往西的擴張,不惜戰爭和對原居民的欺詐。十九世紀四十年代美國與墨西哥之戰,便是以此為理由,結果打敗墨西哥,掠奪了獨立的墨西哥的過半領土。
今天,美國右派政治每次出戰,不管怎樣不公義,還是以神之名作為標榜,不少宗教保守主義者都是引用猶太民族的「被神挑選」的概念。美國的特殊或例外也源於此,「美國優先」便添上了濃厚的宗教色彩。
以色列的右派政府若堅持下去,外交上似獲勝,卻內外面對不可克服的困難。美國若愈來愈宗教化,崩析衰落會比以國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