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風雲:司法獨大 物極必反-程萬里 傳媒人

2020年09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壹傳媒黎智英刑恐東方報業集團記者案以罪名不成立告終,社會為之嘩然,皆因案發經過遭攝錄下,有相有片,有人證有物證,裁判官亦裁定表證成立,但到了宣判當日卻指證人「不誠實」,反而從來沒有出庭自辯的被告卻獲裁判官接納其供詞。連執業大律師都認為於理不合,促請律政司重新審視證據並提出上訴。據悉上訴期於本周屆滿,但律政司依然不置可否,以其一貫包庇漢奸黎觀之,隨時又是放生。
回歸至今的事實證明,但凡涉及反對派的案件,多麼離經叛道、匪夷所思的判決也會發生,梁國雄涉及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便是另一例。當日長毛被指收受漢奸黎政治黑金沒有申報,二人皆不敢否認是收錢和付錢的關係,部分黑金直落長毛個人戶口亦是不爭的事實,裁判官同樣裁定案件表證成立,但到了宣判當日又以「疑點利益歸被告」判罪名不成立。
看見了吧,一時是證人不誠實,一時則是疑點利益歸被告,字佢贏,公也是佢贏,反中亂港集團永遠立在不敗之地,唔到你唔服。
連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最近都忍不住發出司法必須改革之聲,當知法院「自我賦權」、「把自己抬高至全國人大的位置」,已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司法就像獨立王國,潑水不進,插針不入,判案全無國家觀念可言,反中亂港永遠有保護傘,香港怎能不亂?兩制怎能不敗?
然而,盛極而衰,物極必反,同樣是顛撲不破的真理。過去中央錯將五十年不變當成五十年不管,以為河水不犯井水,一國和兩制便可以互相尊重,結果放任自流終變成兩制凌駕一國,更爆發反修例黑暴意圖奪權。忍無可忍便毋須再忍,司法既然目中無國,中央出手整頓便是應有之義。由律政司到整個司法系統,若繼續與一國為敵,恐怕很快就會自嘗惡果,到時候有些人若失去特權兼失業,千萬別怨天怨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