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選戰危機-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0年09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獲特朗普特赦出獄的前幕僚日前宣稱,如果特朗普在十一月的總統選舉敗選,可動用緊急法令,以干預選舉的名義拘捕民主黨的克林頓夫婦等。這名前幕僚未必代表特朗普,但應該代表支持特朗普的右派政治人物的一個重要傾向。
事實上,近月以來,美國動亂日劇,特朗普選情看淡下反應激烈,言行舉止更沒有常理可測度,社會輿論及民主黨人已經紛紛議論,大選結果會引出怎樣的亂子。特朗普不服輸,輸了不認他可以怎樣抗拒呢?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用總統的權力阻撓選舉結果的公布,終止政府換屆過程?或許是駭人聽聞,卻未必不可能。但是,民主黨必然不會罷休,政治上的衝突難免,問題是衝突會到怎樣的程度?
現任總統有權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有權動用軍隊,國會亦有權禁制。由此產生憲政危機,但不可能用法律解決,因為需時長久,不能即時制止特朗普的胡作妄為。民主黨必然會訴諸軍隊,軍隊會聽三軍總司令特朗普的指揮,抑或會在憲政危機中宣布中立,也即是抗拒總統的行政命令?個別軍隊領導層支持,依從特朗普的指揮,國會又可以怎樣反應呢?是號召軍隊反對特朗普及支持他的國防部和軍隊領導?這便是美國新一場內戰開始的啟端。
上層就軍隊和執法部隊遵從特朗普的緊急政策是否違憲在爭吵不已,美國社會同樣分裂,卻可能引發基層的暴力對抗。白人主義的民兵必然出動,反種族主義也同樣會變成武裝起義,地方政府怎樣處理呢?是各自歸邊,動用國民警衞軍,抑或宣布中立而自保?五十州分裂起來,州以下的郡縣亦同樣會分裂。關鍵是這樣從中央到地方基層的分裂、對立、衝突,會否帶來內戰?會否任何一方退讓,讓美國回復和平?以美國政治現時分化的情況,這未必可以實現,即使上層談判,地方基層會繼續亂起來,最終鎮壓,但鎮壓也改變不了社會積累的仇恨。
上一場內戰表面上是北方戰勝,實際上是妥協。內戰之後,南方還保持黑奴制,至今天南方的旗幟還在飄揚。今次若出現內戰,終歸結束,也相信是妥協,不會是徹底的解決。右派的革命或政變不成功,卻還可保存實力,容後再伺機反撲,美國因內訌而經濟大壞,要求改革、革命的左派和基層勢力亦會堅持。即使妥協可以解決今次的危機,但矛盾還在。
這樣的情景若出現,當然會引發全球性的金融、政經危機,各國又怎樣與分裂的美國共處呢?是合作抑或合力對抗?
美國會禍害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