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中美再衝突-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20年09月17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看今時今日的香港局勢,必須放在中美之間的爭端和衝突範疇去理解,否則很難了解怎麼幾年之間,香港竟成為歐美政客口頭的熱門話題,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開口,提到的是欲從香港偷渡赴台的十二逃犯問題,如此的小問題也要勞煩世界第一大國的國務卿關注,極之不合規格。
大家不妨冷靜去想想,美國國務卿需要發言給意見協助處理解決的世界大事何其多:美國本土抗疫到國內的種族衝突至今仍未見平息;美國與歐洲盟友之間還有諸多問題等待解決;德國境內削減北約的美國駐軍未能談妥;因白羅斯總統選舉引致反對派躁動未見平息;北約內部的土耳其和希臘糾紛不斷,隨時兵戎相見;英國脫歐問題談判破裂,需要擺平;伊朗禁核談判如何延續協議未有結果;以色列與其他阿拉伯國家和解卻惹怒巴勒斯坦,可能引致更多衝突無從解決。上面列出的都是當今急需面對的世界問題,絕對比香港的偷渡逃犯問題嚴重得多,香港得到世界第一強國國務卿特別關注,是否會覺得本末倒置,輕重不成比例?
如果把香港作為一個城市獨立來看,當然會感到受寵若驚,奇怪香港怎會成為世界事務焦點。但如果把香港看作中美對峙和衝突整盤棋中的一粒棋子,就會恍然大悟,香港的功能就如藏獨、疆獨、台灣問題、新冠肺炎、中美貿易、南海對峙,其實是美國重返亞洲、全面圍堵中國大戰略的整體部署的其中一個環節。他們哪裏會像口中所說般關心香港市民的福祉,那些在香港自封的同路人千萬別妄自尊大,自高身價,以為得到美國的垂注而喜形於色,以免局勢一旦改變,隨時被主子拋棄切割掉。
有一說法,是美國政府相信他們有一份「美國的使命」,要把民主制度和對上帝的信仰向全球推展。美國政府一向主張政教分離,就算有福音派一類宗教狂熱團體推動,傳教也不可能成為國策。同樣,美國人雖然以其民主政制為傲,但看他們的外交政策,還是着重實際利益的現實政治。美國引不少獨裁國家為盟友,一貫如此,他們在被視為美國後院的拉丁美洲一向扶植獨裁政權,以鞏固影響力,他們在中東最緊密的盟友,是行君主獨裁政制的沙特阿拉伯,儘管出現反人權的大醜聞,始終不離不棄。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已經高舉現實主義旗幟,與毛澤東時代的理想和目標差距甚遠。把當前的中美衝突看作意識形態之爭,是對世局無知。
兩個陣營實際上關心的是國家的發展和利益。美國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目標是鞏固現有的世界領導地位,打擊任何可能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