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美式民主亂象多 誰主白宮皆難挽

2020年11月0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大選出現近年最激烈的選情,尋求連任的特朗普和挑戰者拜登選情咬緊,於多個搖擺州份各有優勢,未到最後一刻亦難言勝負。儘管特朗普率先宣布大勝,又聲稱選舉出現舞弊,擬尋求最高法院停止點票,預示變數仍多,好戲還在後頭,但姑勿論如何,今場選舉對美國和全球而言都起着分水嶺的作用,既標誌美國社會撕裂難補,民粹主義愈走愈遠;亦預示中美兩國將會長時間處於對抗狀態;而美式民主來到今天亂象叢生,更是路人皆見。
美式民主是否如某些人所想像那樣完美,從今場選舉已可見一斑。美國全國選前一片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國民警衞軍和警隊高度戒備,嚴防選後出現暴亂;多個州份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首都華盛頓市中心道路關閉,不准車輛駛入;紐約、加州等地商店紛紛用木板圍封和停業。多地連日來出現持槍民兵巡邏,部分更在票站外阻止選民投票;紐約等多個城市皆有反特朗普示威,民主黨支持者與警方爆發激烈肢體衝突;至於買槍民眾數量於今年更創下新高,不少人憂慮選後大亂,購槍自衞。有美國選民坦言,出生至今四十多年,從未見過一場選舉可以引發如此緊張和對立,兩名候選人都不會輕易承認落敗,特朗普更有敗選賴死不走之虞,引發憲政危機。美式民主顯然已由過去的文明精神、少數服從多數,演變成今天輸打贏要的民粹和暴亂。
這完全得力於特朗普及其背後的極右勢力推波助瀾。自2016年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其名曰美國優先,實際上白人至上,種族主義在其鼓吹下愈演愈烈。這數月來,「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觸發全國多處暴亂,不知伊於胡底;更有甚者,特朗普視中國為敵,上台後遏華政策排山倒海而來,由貿易戰到華為、TikTok,以至疫情、香港和新疆等問題皆對中國極限施壓。特氏一旦連任,意味美國選民認同其遏華路線,在再無選舉壓力下,勢必更加瘋狂,不僅將重啟貿易戰戰火,更隨時撕破臉皮與中國脫鈎。外界焦點亦由中美新冷戰轉移至中美熱戰的可能性上,兩個最大經濟體直接碰撞,影響絕對是全球性。
事實上,歷史總有其周期,中美關係也不例外。1900年包括美國在內的八國聯軍攻破中國大門,1949年中美對抗,1979年中美建交,2020年中美競爭,這個周期短則30年,長則50年,激起的震盪一圈又一圈。現在又來到歷史周期的轉折口,早在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已見美國視中國崛起為最大威脅,來到特朗普更是變本加厲,可見遏華已成「華盛頓共識」,不管特上拜落,還是拜上特退,中美對抗的主軸都不會改變,有人謂之為「修昔底德陷阱」,名堂如何多變,道理也是一樣。
可以看見,美國遏華一大手段是利用台灣圍堵中國。特朗普上任後已打破許多慣例,包括自中美建交、美台斷交數十年以來,首次直接與台灣的總統通電話;而對台軍售更是常態化,選舉同日又對台售出4架「海上衞士」無人機,價值6億美元。特朗普早就說過,其營商生涯一大法則就是火中取栗,市場愈糟糕,牟利機會愈多,一個穩定的市場,是沒有賺大錢的機會的。一節見則百節知,為了延續美國利益,沒有一個美國總統安於天下太平,必然無風起浪,以華制華正好起了亂中取利的作用。要是特朗普連任後與台灣建交,直接觸碰中國紅線,兩岸爆發戰爭勢必一語成讖。即使拜登上台,取態較理智,但利用台灣攪局一樣不會放鬆,中國如何應對?
當然,特朗普又好,拜登也罷,都不過是比爛而已。兩人皆年過七旬,老人政治反映美國政壇人才凋零。更致命的是,拜登兒子亨特的醜聞不絕如縷,絕對不比特朗普「遜色」;而遠在香港的壹傳媒黎智英也來攙一腳,疑涉造假抹黑拜登選情,更見美國政治之骯髒,絕非某些人所以為的民主典範、公平公正。兩個暮氣沉沉的老人對決,一個實行赤裸裸的霸權,毫無大將之風;一個平平無奇,沒有領袖魅力可言,美式民主窮到剩下甚麼,有目共睹。
此所以,有危便有機。對於中國而言,特朗普和拜登之別,可能只是真小人和偽君子之別,美國根本不會視中國為友,誰主白宮並無二致。尤其是特朗普抗疫無能,更凸顯民主政制並非能醫百病,中國走自己路益發正確。何況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得罪人多、稱呼人少」,與傳統盟友貌合神離,中國若加緊實行合縱連橫,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特朗普連任反而比拜登的假仁假義更好應付。至於備戰備荒,加強內循環,更見中國有備無患,已做好最壞打算的準備。
最關鍵是,堡壘往往從內部攻破。特朗普不僅未能團結盟友,連國內也嚴重撕裂,甚至有陷入內戰的危機,加上美債和赤字高企,疫後經濟重建困難重重,就算拜登上場,亂局不會停止,接手的也是一個爛攤子而已。美國色厲內荏,與中國經濟在疫後增長不可同日而語。
歷史已告訴世人,沒有一個政權能永續第一,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分崩離析已是鐵證。此一時,彼一時,不管誰主白宮,來到廿一世紀的今天,美國由盛而衰已是不能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