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香港淪陷-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0年11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又再淪陷,可以怨誰呢?內地、澳門與國際上有足夠的實例教導香港怎樣防疫治疫,香港就是不聽、不從,仍然自以為是,但不敢明言追隨英國等失敗例子。以為民主、人權、自由、私隱便是英美那樣,可以千百弱勢民眾病死作為代價。
這實際是群體免疫,把人類視作牲畜群組,讓體質不好、健康不好的弱勢群體在疫情中死掉,留下體壯者,是弱肉強食森林原則的變種,全無人類文明、社會公共衞生的意念,代表着社會的倒退,只不過用近似文明的概念來掩飾、偽裝。
社會不用公共資源來救傷扶危,這個社會便失去其意義。社會的根基不存,又怎樣有民主、人權、自由、私隱?當權者和強勢者可以有民主、人權、自由、私隱,弱勢者卻無生存免疫病感染折磨的權嗎?
香港的高官、醫護、專家和社會權勢者,不敢坦白地公開他們的防疫政策主張的真實意圖,根本的意念,只表示他們的虛偽,他們對香港全無歸屬感和責任心。他們的所為和對防疫的不作為,實際是「攬炒」香港。
拿着外國護照的高官與精英們,在香港享受和積累了眾多財富,攬炒香港,他們還可擁財富全身而退,在海外享福。只是可憐香港的弱勢社群,可憐要收拾爛攤子的中央政府,可恨的是一直阻撓防疫、反對全民強制檢測的社會無知大眾,包括幾千政治罷工的醫護。他們的無知和狂妄造就了香港的淪陷,和他們自身和家人的損失。
到第4波疫情已清楚氾濫,香港的高官們還是不願認真防治,還是拖拖拉拉,是他們見死不救,是他們真的絕頂愚蠢無知,抑或是他們是外國扶植要攬炒香港的人?「顏色革命」推倒不了香港,把新冠肺炎疫情拖延肯定死病的人眾多,疫病後遺症嚴重,而更關鍵的是破壞經濟和民生,製造出香港的衰落來。
或許疫苗可治,但有效疫苗出台還有待,而強制疫苗防疫與全民強制檢測若不同步並進,也解決不了疫情的散播、惡化。中央政府是否在香港拒絕全民檢測底下,把寶貴的疫苗供應香港呢?沒有疫苗,又不全民檢測,香港難免走上英國之路。
中央政府有兩個選擇,一是讓香港情況惡化,在最後關頭出手干預,這是對付反中的香港社會與政府的權謀之策。二是即時干預,另用港人成立防疫治疫委員會,把特區政府官員的權暫時取代,急切在中央援助下全民強制檢測,有效防疫治疫,待疫情過後再處理林鄭月娥以下一眾愚劣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