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誰有陰影-關平 政策研究員

2020年11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這幾天剛好是去年理工大學警方與黑暴大決戰的周年,不少傳媒和社交媒體紛紛刊出文章和訪問,紀念黑暴最勇武最光輝的一役,憶述他們如何贏得中大校園二號橋之戰,怎樣轉戰理大,開始時轟轟烈烈,成功封鎖紅磡海底隧道,後來被警方全面包圍,無力突圍,亦未能與反包圍的外援內外結合夾攻逃脫,最後鬥志盡失,陸續放棄防線,或強攻被捕,或游繩潛渠外逃,或跟隨到來救人的立法會議員和校長向警方投降,才結束這場他們最引以為傲的大戰。
這些傳媒和社交媒體的報道重點,除了覆述戰役小故事,以及刊出大量從他們角度拍的照片外,也採訪好些有份參加這些戰役的當事人,既大談他們初時如何氣勢如虹,義無反顧投身上路,衝鋒陷陣,也說到失敗後全面龜縮,覓路外逃,逃不掉的惟有認命,等候警方上門拘捕或被捕後提訊,前路不明,患得患失,不少人患上精神鬱結情緒病,需要看醫生或接受社工輔導,生活充滿陰影。報道寫來對這些曾經一度勇武的「英雄」寄予無限同情,好像他們是被時代引領的純潔青少年,不慎誤墮圈套,無力自救,等候命運安排。
作為被去年一場黑暴直接影響生活的小市民,倒奇怪為何這些傳媒如此一面倒,只報道衝突對峙的其中一方,而忽略其他受影響的人,包括路上無辜被圍毆的市民、馬鞍山遭火燒的李先生、上水被磚頭擊斃的羅老伯、被暴力對待的警察、被起底的家屬,以及因為受到老師和同學排斥而要另找學校的警察子弟?
如果報道重點是事件受害人,那些在理工校園囤積汽油彈到處縱火破壞、堵塞紅隧截斷港島和九龍交通大動脈、把理大校園打個稀巴爛的黑暴是主攻的一方,是始作俑者,他們的所作所為令市民受傷、工作延誤、商舖關門停業飽受損失,為何把這些施暴者寫成充滿悲情,當作受害人?那些因懼怕說錯話被黑暴攻擊,被家人禁止出外的老人家呢?因怕自己在公共交通工具通電話內容不合黑暴意而受暴力攻擊,因而不敢講電話,甚至不敢外出的市民又算不算是受害人呢?因為中大二號橋被黑暴佔領,東鐵和吐露港公路被切斷一周,新界東居民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來往九龍,不能上班,不能赴約,不能去看醫生,算不算受害人?受到的影響和委屈又如何彌補?被破壞的公共設施、港鐵、商戶,損失多少?能否得到保險公司賠償?誰應負責任呢?誰來彌補損失?要說身心受到傷害,生活上有陰影,黑暴又怎能與無辜受害的市民及他們家人的陰影比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