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港府止暴制亂 完全落後美國-王國興 23萬監察

2021年01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踏入2021年,本屆政府任期只餘下實質不足一年半。回顧3年半的任期,毀多於譽,根本的原因是持續推行綏靖主義、妥協退縮政策為主導的政府管理方略,終鑄成大錯,又缺乏反思糾偏的認識和決心。對於各界善意的督促及建言,優柔寡斷、軟弱無能、徘徊搖擺,讓本來可以及時克服的錯誤、防止失誤決策大面積潰爛及不斷擴大的糾偏措施卻拖延實施,屢失戰機。
筆者作為有份投票選任本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政府一分子,最早公開批評本屆政府推行綏靖主義路線和妥協退縮政策的錯誤,公開力諫政府施政,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惟有讓歷史和事實說話好了。歷史往往有驚人相似之處,可供世人分析和借鑑,而人類的認識和經驗的進步,往往是在比較中前進,有比較才能有鑑別,有鑑別才能有進步,有進步才能少犯錯,政府管理的政策抉擇也是這樣。
1月6日,美國爆發萬人衝擊及佔領國會暴動,美國國會及相關政府行政管治架構緊急對應處理的政策措施,雖然正值新舊兩屆政府交替的極敏感時期,但與香港前年爆發的反修例事件,發展至下半年演變為包圍警察總部,衝入並徹底搗毀立法會大樓的黑色暴亂,以及政府處理的態度、對策、應對措施等相比,不是高下立見嗎?不是正確與錯誤決策涇渭分明嗎?不是見證綏靖主義和退縮妥協的錯誤嗎?
關於事件的定性及稱謂,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認定最具權威性、代表性,指事件是暴動、暴亂、具政變和恐怖主義性質。香港的「反政府暴亂」稱謂,直至去年下半年才開始在官員和政府文件中偶有低調提及,行政長官及主要問責官員在暴亂爆發之初說是「社會事件」,這樣的定性字眼出現在官方場合和官方文件超過一年有多。林鄭竟然在前年施政報告中提出用1,730萬元外判研究這個所謂「社會事件」,為黑色暴亂及暴徒塗脂抹粉政治漂白!關於犯法者的定性和稱謂,美國從上到下稱為暴徒、本土恐怖分子,斥總統特朗普精神錯亂、刑事煽暴、失常,要立即罷免,國會動議啟動彈劾程序。香港暴徒卻被政府淡化稱為示威市民,連非法兩字也欠奉。林鄭還要動用2,000警力和龐大公帑帶頭在各層次搞對談會,自取其辱、自討沒趣。
美國對付國會山莊萬人暴動,出動全部國會警察,其後出動6,200名國民警衞軍進駐,用了數小時便迅速平亂。即晚首府華盛頓實施宵禁,鐵腕鎮壓衝入及破壞議會的暴徒,即日拘捕逾90人,檢控部門在36小時內已對55名涉案者刑事起訴相關罪名,法庭迅速展開審訊,華盛頓高級法院翌日便傳召40人出庭應訊,追捕繼續進行中,另一方面,負責國會安保的3名高官引咎辭職。香港對包圍警總和立法會被衝入搗毀,不敢鎮壓、不即用緊急法、不即宵禁、不即拘捕、不即起訴、不即重判、不即對官員的失職問責,還或明或暗提供司法保護傘,拒絕各界要求設立特別法庭速審過萬被捕的暴徒,縱奸護惡,失職瀆職,結果引致中央政府被迫出手救港,立《港區國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