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滅鼠不力終被查 食署胡混害蒼生

2021年01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若問特區甚麼最多?答曰尸位素餐的庸官最多,然後是橫行無忌的碩鼠最多。在食環署胡混度日之下,鼠患愈演愈烈,衞生環境急劇惡化,庸官加上老鼠,堪稱本港兩大害,申訴專員公署忍無可忍,宣布主動調查食環署執行防治鼠患工作的成效。實際上,新冠疫情爆發至今,加上鼠患夾擊,部門之間各自為政,導致防疫出現5大漏洞,懶政塞責的豈止食環署,整個特區政府都難辭其咎。
本港鼠患嚴重,累計已有15宗大鼠戊肝傳人個案,冠絕全球;前年全港鼠患指數達4.2%,創近10年新高,不僅食環署街市驚現「群鼠噬豬殼」,基本上全港各區大街小巷都是老鼠樂園。申訴專員公署針對食環署滅鼠成效不彰,昨日宣布主動調查,呼籲市民提供鼠患資料。食環署已非首次遭申訴署調查及炮轟,去年底才被怒批監管不力,外判承辦商在「過往服務表現」評分中僅得0分一樣成功中標,以致本港衞生每況愈下,詎料該署知錯不改,態度照舊,一味「hea做」,令人不齒。
本報為民喉舌,急民所急,早已多次就食環署滅鼠不力作出追蹤報道,將該署旗下防治蟲鼠組「蛇王吞泡」圖文並茂盡現眼前。例如本報去年底追蹤報道西貢一隊5人外判防治蟲鼠組逾月,驚揭該組人員每天開工皆是吹水、睡覺、煲煙、食飯和打牌,而且這僅是冰山一角,然而食環署從來沒有就監管不力、管理不善作出改善,遑論有高官因此被問責。事實證明,食環署高官面皮比城牆更厚,根本不知羞恥為何物,港府更是官官相護,從來沒有認真正視官員失職問題。本港由鼠患猖獗到疫情失控,說到底是人的因素第一,坐享高薪厚祿的官員光出糧不做事,特區豈會不是不斷沉淪?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先進城市,在光鮮亮麗的表象下卻是烏煙瘴氣、病毒四散的老鼠樂園,本報連環踢爆多宗駭人聽聞的鼠患個案後,食環署不得不整色整水大做滅鼠騷,包括在去年底推出為期8周的第二輪目標小區滅鼠行動。然而本報跟進各區鼠患情況,發現毫無改善,老鼠繼續在各區打橫行,闖入民居有之,在地盤流竄有之,在後巷甚至大街覓食更非鮮見。最諷刺的是,多次爆發大鼠戊肝個案的東九龍黃大仙區,去年上半年的鼠患指數竟一度降至0,但本報記者卻輕易在區內地盤發現大群鼠蹤,如果食環署不是指數造假,就是虛應故事。
正如專家指出,食環署滅鼠仍沿用數十年如一日的放鼠餌方法,統計鼠患指數只觀察鼠餌遭咬噬的情況,但今時今日的老鼠比庸官還聰明,牠們懂得到街市或食肆覓食,對鼠餌不屑一顧,試問如此敷衍式滅鼠,怎麼可能不是愈滅愈有?須知道,老鼠能傳播多種疾病,除了大鼠戊肝,更會傳播漢坦病毒等,分分鐘致命。食環署一味「hea做」,對得起納稅人嗎?對得起深受鼠患困擾的香港人嗎?尤其是新冠疫情仍未受控,昨日新增29宗確診,佐敦新填地街唐樓疫情更是大爆發,昨晨需緊急撤離居民。官不殺伯仁,伯仁因官而死,面對鼠患和疫患夾擊,食環署不但沒有做好份工,反而敷衍了事,百多名染疫死亡的港人,根本就是間接死於食環署失職!
當然,新冠疫情失控,除了食環署要負起主要責任,多個政府部門同樣責無旁貸。本報揭露防疫5大漏洞,包括南亞兵團無罩擺賣、外傭假日「犯聚」、非法賭檔聚眾賭錢、無牌樓上吧藏污納垢,以及後巷垃圾充斥、醫療廢物隨處丟棄,涉及的部門由食環署到衞生署再到警方等,正因為部門疏於執法,致令防疫出現重大缺口。南亞兵團無惡不作不必說,隨街擺賣只是小兒科;外傭每逢假日皆在公眾地方除罩歡聚,外傭宿舍多次成為爆疫重災區,惟勞福局局長羅致光竟以規管外傭涉種族歧視而拒絕作為,才是最令人嘆為觀止。至於口罩等垃圾在街頭巷尾以至郊區胡亂棄置已成常態,甚至連鯉魚門公園及度假村檢疫中心都隨處棄置醫療廢料,衞生署在本報多番追問下才承認責任,均反映部門尸位素餐的作風至今不改。在疫情非常時期尚且不知恥近乎勇,疫情沒完沒了,豈是無因?
鼠患之不治,何以治疫情,更何以治香江!歸根究柢,香港許多問題都是人的問題,源自官僚冇心冇肺冇靈魂,從來沒有將香港當成自己的家,從來沒有真心為市民服務,為官不過貪圖高薪厚祿,致使大事做不成,小事做不好,連滅鼠滅了多年一樣一事無成。香港欲擺脫困局,首要改革官僚制度,清除官場瘀血,嚴懲塞責庸官,否則別說鼠患和疫情治不了,特區病入膏肓,全港市民只能一起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