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視線:歐洲利益難整合 拜登左右不討好

2021年01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的對歐洲政策,至今仍看不出廬山真面目,原因之一固然是國內政治動盪和新冠肺炎疫情交煎所致;但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歐洲同樣陷入四分五裂,既有英國的脫歐以及東歐小國的聯美抗俄,同時又有德、俄推進能源合作以及《中歐投資協定》的拍板等。各種利益交織與衝突,拜登在忙於處理國內極右翼衝擊國會的亂局時,對大西洋彼岸的歐洲政策同樣不易拿捏。
拜登固然希望重塑一個團結的歐美,合力壓制中俄崛起,然而他必須面對的第一個現實,是英國已經脫歐了。美英之間具有特殊關係,而英國脫歐更是得到美國右翼力量如班農之流,甚至是現任總統特朗普的推波助瀾。如今英國獨處歐洲一隅,拜登若甫上台即與歐盟靠近,則難免令倫敦更形孤立無援。
是以對拜登而言,最穩妥的策略是等待下一場英國大選。保守黨首相約翰遜應對疫情不力,在仕途上已陷四面楚歌,一待工黨上台就可以重啟親歐盟政策。拜登此時方可順水推舟,在美英關係和美歐團結之間謀取平衡。然而,英國脫歐並不是拜登要化解的唯一難題,他同時面對法、德等傳統歐陸大國與東歐諸多反俄國家之間的矛盾。
在傳統大國方面,法國總統馬克龍作為歐盟的重要政治領袖,希望實現歐洲建獨立軍隊的夢想。德國總理默克爾則欲在離任前,落實德俄北溪二號能源輸送管道;相反,東歐各國則更傾向強化北約,利用美國軍事力量壓制俄羅斯。如果拜登靠近歐陸大國,則不可避免令其東歐盟友不安;但反過來如果他順應東歐意願強化北約和美國的主導地位,必然又會加深與歐陸大國的疏離。
在此背景下,以法、德為火車頭的歐盟在拜登尚未入主白宮之前,搶先與中國敲定了《中歐投資協定》,歐盟因此有了底氣,與拜登就美歐未來關係發展討價還價。特朗普長達4年的「美國優先」政策,實際上促成了法、德等歐陸大國和歐盟領袖的共識,就是凡事也會以歐洲利益為先,這也是拜登需正視的最重要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