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三無大廈成痼疾 疫區必然陸續來

2021年01月2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場疫情,將香港根深柢固的痼疾一次過揭開。一是港府無能,二是本港衞生環境惡劣,三是政治邪毒上腦,三者相加,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港府無能不用多說,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反而是自詡先進國際大都市的香港,衞生情況之惡劣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單是劃為強制檢測區的油尖旺及深水埗,「三無大廈」遍地開花,垃圾堆積如山,老鼠登堂入室,加上喉管亂駁,污水橫流,港府再不正視問題,疫區勢必陸續有來。
本報記者日前到油尖旺及深水埗巡視三無大廈的衞生情況,不看猶自可,一看嚇煞人。不僅喉管破舊,接駁混亂,隨時將病毒傳遍大廈;大廈簷篷和天井等公共地方垃圾大面積堆積,猶如垃圾崗,更是令人怵目驚心。口罩、手套等抗疫用品固然並非鮮見,各式家居廢物如飯盒、廁紙、汽水罐、膠樽甚至尿片等更是「應有盡有」,蒼蠅圍着垃圾亂飛,異味撲鼻而來,益發令人惡心。有住客反映,最擔心醫療及抗疫垃圾堆積會成為播毒隱患,一旦病毒隨空氣傳入室內,一家人隨時「一鑊熟」。
更有甚者,記者又在舊樓後巷看到老鼠穿梭覓食,惹來蟑螂光顧,加上污水處處,簡直吾不欲觀之。有些食肆竟將食材擺放在濕漉漉的後巷,幾小時都無人理會,隨時又成為老鼠的盤中飧,人們吃下肚裏有甚麼後果,想也想得到。此外,記者在油麻地玉器街流動採樣車附近後巷,發現疑似採樣人員曾使用的藍色膠手套,無遮無掩棄置在公眾垃圾桶。衞生署早前已被本報踢爆,將一袋袋醫療垃圾棄置於鯉魚門度假村隔離中心多日無人清理,詎料類似事件又告重演,連醫護人員都漫不經心,疫情爆完又爆何足為奇?
必須強調,上述大廈都是三無大廈,意即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沒有居民組織、沒有聘用物管公司,形同三不管之地;而且大廈住戶都是基層人士,流動性大,甚至不乏南亞少數族裔以至「一樓一鳳」,一旦爆疫,根本難以追蹤。事實上,自本月中新填地街的「三無唐樓」淪陷開始,疫情迅速傳遍油尖旺,以致港府一度要劃出強檢小區,直到上周六更要封區實施禁足令,足見三無大廈已成播疫泉源,再不想方設法根治衞生及管理問題,封區多少次也是治標不治本。
無奈是,港府嫌貧愛富,對於窮人集中的三無大廈不屑一顧,不論是居民還是區議員,皆不下多次向食環署和地區民政事務處反映,要求派員協助清潔防疫,惟部門每次都是以私人地方為由而搪塞。民政事務總署雖推出「地區主導行動計劃」,為三無大廈進行一次性的公用部分清潔服務,惟大部分居民不知如何申請,得物無所用。更何況,一次性清潔過後,若無以為繼很快便打回原形,當局不肯從根子上協助該類大廈成立法團,結果都是無濟於事。
目前全港最少有逾5,000幢三無大廈,意即有逾5,000個播疫炸彈,四成分布在油尖旺、深水埗和九龍城3個人流密集的商業區域,一旦連九龍城都失陷,後果不堪設想。香港過去經歷過大大小小的疫患,但沒有一次像今次的新冠疫情那樣延綿一年仍未受控,港府再不認真「拆彈」,抗疫事倍功半不必說,疫情在全港失控式大爆發才是害人害物。更須指出,本港鼠患嚴重,基本上全港都是老鼠樂園,過去本報多次圖文並茂報道鼠患,無非希望敲醒政府麻木不仁的神經,認真滅鼠,別將香港置於疫患和鼠患多重夾擊的危機之中。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從鼠患愈演愈烈觀之,港府冇心冇肺冇靈魂,簡直到了人神共憤的程度。
屋漏偏逢連夜雨。昨日本港新增76宗確診個案,23名患者居於油尖旺,而實施禁足令的佐敦「受限區域」亦最少測出13人確診。與此同時,深水埗的確診者與日俱增,油麻地果欄一帶的舊樓又有20多人染疫,專家建議在果欄一帶實行禁足令,封區強制檢測。問題是,部分港人政治邪毒上腦,對倣效內地的「封區」做法先天性抗拒,部分區議員已表明反對到底,遑論港府慣性議而不決,一味放風放風再放風,隨時只會刺激區內居民漏夜大逃亡,令疫情更難受控。
疫劫一年,到底香港何時才能擺脫疫情泥沼,重過正常生活,已成港人心頭的最大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