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則鳴:殺局泥沼 政府難拔-王國興 23萬監察

2021年04月09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陳方安生這個漢奸最令人想不到的是「殺局」一着,除了令政府從此墮入被市民臭罵的深淵外,還令政府本欲推行政主導的管治模式陷入拖累施政的泥沼而不能自拔,泥沼有三。
泥沼之一,「殺局」後政府部門官僚的管理,沒有民選成分的市政局或區域市政局擁有的決策權監察,即不需經市政局相應分工管理的委員會表決通過,更不需立法會審議及通過(實質已沒此會議制度和審核程序,需先交付立法會討論及通過)。政府便由掃街服務開始外判給服務承辦商,政府各類原先聘用的第一標準薪級數以萬計的非技術性工作崗位,被外判制聘用的勞務全面取代,最後只餘下食環署「執屍隊」,火葬場「執骨」員工因無人願承包外,基本上已全部外判。
泥沼之二,自毀長城。政府數以萬計員工和家屬,及其工會本是最支持回歸的基層,他們想不到在回歸後首先被「殺」,豈會不感到不滿和憤怒?豈會不感覺今不如昔被「過橋抽板」?政府「殺局」,把這些不滿政府的選票全送給反對派。對此,筆者已把眾多工會的不滿意見寫成萬言書,在2004年遞交時任特首,犯顏直諫。
泥沼之三,「殺局」後外判愈演愈烈,製造新的剝削階級——外判中介公司。外判制度,月薪變日薪時薪、工人變自僱,工齡累積的法定福利化為烏有。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帶頭剝削,全港商界效法。香港僱員便開始貧窮化,貧富差距不斷拉大,最低工資立法便被迫應運而生。今天5個港人一個窮,政府是始作俑者,陳方安生功不可沒。階級矛盾加劇、對立和分化,基層的選票自然流向反對派。英國人完全想不到陳方安生竟有這樣大的「殺局」附加值的貢獻,可能陳方安生也不自知。最令人憤怒和不滿,是那些當天在台上支持「殺局」的議員和政治領袖,迄今仍沒承認失誤,也不反省,厚顏無恥賴「要支持政府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