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官場凡爾賽」與「自我低級紅」-白非 政情觀察員

2021年04月19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凡爾賽文學」是去年內地10大網紅流行語之一。其特點是欲揚先抑、明貶實褒,以看似低調的抱怨進行更加高傲的炫耀。比如:「被老公氣死了,告訴他買車總價別超過500萬,卻非要買輛1,000萬的送我。」優越感滿滿的溢出來。
其實,長期以來就有一種「官場凡爾賽」,其手法如出一轍,看似批評,實則表揚,且往往是互相表揚與自我表揚相結合。而由於官員們浸淫官場多年,語言和肢體表達技巧運用得爐火純青、聲情並茂,其凡爾賽指數更要高出許多段位。
近日,湖南政協副主席易鵬飛在卸任郴州市委書記時,「由於自己過於直率,批評人時不注意方式,儘管有口無心,對事不對人,但在不經意中肯定傷了一些同志。」、「儘管一直致力於郴州轉型發展,也取得了明顯成效,但深刻反思,還存在抓落實力度不夠等問題。」這哪裏是批評!看似反思自己的「霹靂手段」,而字裏行間掩飾不住自己的「菩薩心腸」、「用心良苦」。所謂的缺點只不過是雞毛蒜皮,重點則在於致力發展、明顯成效。
青海人大副主任尼瑪卓瑪在卸任海北州委書記時也曾「自我批評」一番:「為了事業、為了發展,我時常面色嚴肅、語言嚴厲,批評同志多、工作要求高、衡量標準嚴,雖是常舉刀少砍人,但對同志們確有關心不周、交流不夠的地方。」畫風如出一轍,異曲同工。正所謂「大行不拘細謹,大禮不辭小讓」是也。
辨識「官場凡爾賽」也有技巧,關鍵字就在於「儘管」與「但」。按照漢語正常語法,「儘管」是前置條件,「但」之後才是主體內容。但「官場凡爾賽」的話術卻截然相反,「儘管」才是要點,「但」不過是作為點綴修飾而已。以此來分析,真實意圖便不言自明。
除了「自我批評」,還有「相互批評」。2014年,河北省委作為試點單位,省委常委之間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民主生活會,要求不怕紅臉揭短。於是乎,常委們「批評」省委書記周本順「對民營經濟制訂了很好的政策,可落實還抓得不狠;司法公開抓得成效突出,對其他方面改革用力不多」;批評政法委書記張越「需要繼續保持開拓進取的精神狀態,不能認為這些年河北大事沒出、小事不多,基礎打得好,就可以鬆勁了」。
如此一來,確實做到「批評」了,但分明是相互抬轎子,演技水乳交融,好一齣官場大龍鳳。彼此受之泰然,心照不宣。結果幾年之內,當時河北的12位常委,周本順、張越與組織部長梁濱、宣傳部長艾文禮、秘書長景春華、常務副省長楊崇勇6人身陷囹圄,省委副書記趙勇、石家莊市委書記孫瑞彬、秦皇島市委書記田向利3人被投閒置散邊緣化。塌方式腐敗,令當年的批評更顯得荒誕不經。
久在官場,嘴尖皮厚,高高在上,一本正經地自說自話,自我陶醉、感動,自我催眠、洗腦。實際卻是令人掩鼻作嘔的「低級紅」鬧劇,貽笑後世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