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西方干預-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05月0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俄羅斯正加強國內的政治控制,打擊反對派政客的組織。西方的反應,便是普京打壓民主,實行威權統治。可是,西方卻不提普京是多數票民主推舉出來。或許,普京政府得不到全民的支持,哪個西方政府可在選舉中獲全民的支持?拜登當選是百分之五十稍多。普京還是多次選舉都獲勝,選民沒有用選票把他推下來。普京是得到俄國選民的多數選民授權,不是用非法手段操縱選舉而取得政權。
西方所提的民主,一是選舉決定,再選來決定民意支持與否。二是依靠法制,投訴抗議皆依現有法律裁定。這兩方面,普京都沒有錯,西方憑甚麼反對,制裁俄國政府呢?莫非是西方不滿意,便可把別國體制、選舉等全面否定,一切依西方意志行事才可被容許?
西方不會問,反對派的政治抗爭活動,資金來源在哪?與哪些外國組織聯繫、合作?他們的暴動是否合法?
普京很早把西方資助的NGO列為外國代理人組織,俄國情治部門亦對西方在俄的政治活動緊密監視。為的是單單反西方,抑或是俄國吸取國外顏色革命的教訓?
西方勢力在他們吹噓的民主選舉中不能予取予攜,便在民主制度和選舉以外,用暴民方法,裏外夾攻來推翻任何西方不喜歡的政府。美其名是人民民主,可在這些暴民背後卻是西方的資金、組織,指揮和西方輿論的煽動。
西方政府與媒體都把西方內部民眾(沒有外國勢力介入)發起的動亂無情鎮壓、打擊,卻從不提他們的政治訴求,不會提這是人民的民主表現。似乎在西方當權的勢力來看,西方人民不會,也不能以動亂,反對政府來達致民主要求,其他國家,它們的民眾,無論人數多少出來示威抗議,無論怎樣不守法律,怎樣打砸燒、破壞,以至傷害警察和不同政見的其他民眾,都是民主的體現,值得西方支持,也值得把該國現行的法治推翻。顏色革命便只能在西方以外的國家出現,西方國內卻要鎮壓,因為反政府的都是暴民,反對民主。
這樣的邏輯,20年前還有人相信,今天普京或其他國家的政治家、民眾又怎會相信呢?普京的反應,是西方既然在外武力威嚇、制裁,在內則策動動亂,破壞法治政治,他從選舉中得到民眾大多數的支持,便可強硬對應,把外國勢力和賣國者驅趕與鎮壓。民主法制怎可容許協同外力顛覆政府,和現行的制度和法治呢?
普京正在向全球示範怎樣對付虛偽而又陰毒的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