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嚴防疫變-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06月11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還要嚴格防疫,不能鬆懈!
有說要在恢復經濟與防疫之間取得平衡,要拿捏得好,精準地防疫治疫。這個原則是對的,但實際是否可以如此呢?
新冠疫情反覆,一是人們還弄不清新冠病毒的性質與特性,包括其傳播途徑;二是病毒變種迅速,特性急變,更難掌握。於是,對於病毒,不但源頭不明,起因不清,而且面對其迅速變異,更是不知怎樣捉摸。正是不知,怎樣可以精準處理呢?準在何處?結果不過是政府糊弄社會,拉不知的專家來墊腳。
由於病毒不明,只應大面積地檢測防範。病毒具傳播性,防治便要在其傳播可能範圍內擴大搜捕,這個範圍不可能由政府官員和專家精準地規定。最佳的方法是寧枉毋縱,一如內地的作為。即如內地的大面積測檢,也有走漏的可能性。要精準地小範圍檢測,難於上青天。堅持精準,不過是官僚主義迴避困難不願作為的藉口吧!
把恢復經濟與防疫對立起來,是絕對的錯誤,也是轉移矛盾與困難的做法。不防疫或放寬防疫,為的是要恢復經濟。但防疫不力而疫情會反覆惡化,始終都要加強防疫,否則便如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之視民命如草芥,以基層的生命安危來作政治賭博。要加強防疫,必然會拖延經濟恢復,由此而歸納至一直以來最簡單卻不停拒絕面對的問題,是長痛抑或短痛?是心存僥倖,要以人民和社會的整體利益作代價?
廣州及深圳防疫措施嚴厲、嚴格,在變種病毒入侵底下,仍然有失守之虞,兩市市民掀起搶接種疫苗潮。香港的防治措施勝過穗深兩地嗎?即使台灣,防阻輸入不力,一旦失守,便爆發嚴重的社區感染,死亡人數急劇上升。深圳、廣州的是印度變種病毒,台灣似不是變種病毒入侵,已經如此,若像越南的多重變種病毒一來,後果更難想像。
英國接種新冠疫苗世界上屬高比例,可是疫情近日反覆惡化,或許是英國使用的阿斯利康疫苗效力不足。而美國、印度、巴西等地疫情仍然嚴重,病毒有足夠變異的條件與溫床,疫苗未必足以防衞。馬來西亞一下子便變成致病率最高的國家,形勢兇險。香港是否可以藉特區政府官員與專家的精準防治而成為例外?
疫苗中滅活傳統方法可迅速調整來應付病毒變異帶來的病情,或許更勝於尚未經歷大考驗的新的疫苗生產技術。但是,除了加快接種疫苗、嚴格防範,別無他策。還有僥倖之心,弄甚麼精準防疫治疫,便是傷害社會、傷害經濟,居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