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上合組織-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07月22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上海合作組織對香港而言,是一個陌生的組織。幾年前,我問過特區政府一位問責局長,他不知道也從未聽聞這個組織。這並不代表香港官員孤陋寡聞,而是反映出他們只是生活和工作在英美體制之內,對體制以外不聞不問。這情況也可見諸他們對中國內地的認識上,英國殖民地體制不僅控制香港的治權,也掌握香港社會的文化認知和思想。回歸後本應改變,可惜沒有去殖民地化,情況更劣,導致過去近10年的反中反共動亂。
中國內地以外,俄羅斯和其他國家,只要是英美將之邪惡化,便也變成邪惡。至於發展中國家,大多視作落後野蠻,比不上香港,差別巨大。可能東南亞較佳,因為不少香港人來自當地,可仍然是不了解,也不願意了解當地。少有人知道,上世紀50年代香港貧窮之時,菲律賓及緬甸是亞洲最富有國家之一,亦當然不知道,它們本為英美殖民地,獨立後卻陷入貧窮的循環裏。
上海合作組織主要是中、俄加中亞國家,中亞國家對香港的社會與文化是極其陌生,相信少有人可以唸出中亞五國的名稱,也不知道中國絲綢之路向外的陸路中樞便是中亞。李白是在如今的吉爾吉斯出生,鄭和是烏茲別克布哈拉城的貴族。
香港的歷史來自英國以海上絲綢之路取代陸上絲綢之路。19世紀本是英俄之爭,英國勢力越不過阿富汗,佔領不了中國西藏,便全面封鎖陸上絲綢之路,切斷原來海陸連接的通道。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怎可認識中亞和俄羅斯?
香港教的歷史,一是順從傳統的帝王將相,絲綢之路只是歷史名詞;二是依從英國的殖民地歷史,中亞、中東等都變成世外之域,香港要想了解也無從。大學教東南亞已少,更不用說中亞、南亞、西亞、東歐、中歐、非洲、美洲(美加除外)。回歸前是這樣,回歸後更變本加厲,香港的大學教授、大學生有多少知悉有上海合作組織呢?
香港是國際都會乃謊言,不過是英美體制的國際都會而已。事實上,上海合作組織對上兩任和現任的秘書長都來過香港演講,上一任來時特首林鄭也出席會議,只是我們的努力克服不了香港殖民地體制殘留的慣性,打不開香港社會認知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