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公務員培訓-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07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要在政治上撥亂反正,不僅是用宣誓來保證公務員及公職人員至少不反對愛國愛港、不顛覆政權,目的是排斥動亂中支持和同情港獨和反政府的動亂者,也用法律禁制陽奉陰違者。但這還是形式主義為主,可能更需要對公務員和公職人員進行進一步的教育。
香港的高級公務員到清華等內地機構培訓,性質相類殖民地時代往英國牛津大學和美國哈佛大學進行短期乃至碩士課程的培訓一樣,是正常不過的制度。不過,香港現時面對的內外變革巨大和急劇,應加強對新形勢、新知識的培訓,到內地的培訓範圍、時間應增加,除了上課培訓外,還要與內地各方多加交流。
退休前我在任職的大學自90年代初期便培訓內地的官員和企業家,每年最多達幾千人。開始是一般管理課程,其後隨內地發展而提升,包括經濟管理和政府各方面的工作。某一南方城市我們並且培訓政府的每一部門,紀委和公安除外。除了上課,亦到特區政府的有關機構和企業交流,20多年不絕。內地的培訓求知意欲大於香港,是知不足以求知,政府積極參與推動。相反,香港是故步自封,對培訓和更新知識沒有興趣。除高官的短暫培訓外,政府設立公務員培訓中心是近年之事,今屆政府設立公務員的培訓學院,算是後來補上。
但是,培訓的關鍵是教甚麼,甚麼人去教,這其中有頗大的文章。首先,這些年國情教育有問題,教不出國家教育、國安認知,也教不了對國際發展和香港在回歸後定位發展,似乎一切都是因循守舊,還是用殖民地時代以來的視野、觀點來看內地與世界的變化。更令人擔心的是培訓教育中講者和課程設計官員的政治取向、價值取向,以往是與動亂中暴露出來的政治與價值取向有關,今後能否提升國家發展、國家安全的認識認同?又怎樣使公務員與公職人員對研習香港當前再發展、新發展,有更佳的認識與投入呢?
公務員培訓是關鍵的政策,一是國民教育、國情教育和國安教育,還要加上港情的教育。二是強調政府的知識更新和再造屬長期工程,改變官僚主義和官員知識老化、劣化的趨向,把香港納入國際都會的知識化的大趨勢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