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掃帚一到塵即跑 石牆爛花見光死

2021年09月15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由前議員邵家臻發起所謂的支援在囚人士組織「石牆花」,在保安局局長鄧炳強點名批評後作賊心虛,昨日宣布解散;與此同時,當局擬將支聯會剔出註冊公司名冊,稅務局亦不再承認所有涉及政治活動或不利國安的組織為慈善團體。事實證明,香港不是沒有法例打擊反中亂港集團,而是過去一直姑息養奸不作為,直到《港區國安法》出台、文官換上武將後,特區終於換上新局面。
邵家臻昨日哭訴將成立9個月的「石牆花」解散,搜集物資、書信支援等服務亦會逐步停止,揚言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保住條命最緊要」,說時無比委屈。然而,這個所謂支援在囚人士的組織,真的是僅僅為囚犯爭取權益這麼簡單嗎?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早前透露,有干犯國安罪的在囚人士與外部建立聯繫,在獄中煽動叛亂,並散播對中央及港府的仇恨。他特別提到涉非法初選案被捕、正在羅湖懲教所羈管的前區議員袁嘉蔚,在獄中利用違禁品「收買友誼」並聚眾發動叛亂。
這些「違禁品」從何而來,邵家臻當然不會明言,但鄧炳強隨即踢爆,有組織煽動在囚人士在獄中延續抗爭,並透過送物資製造特權和招攬追隨者,令人更憎恨政府,當局會研究當中是否涉及刑事,評估對監獄管理的影響,以行政手段應對。顯而易見,「石牆花」正正是透過募集物資將探監物品壟斷,再送往如袁嘉蔚之流手中,藉一粒朱古力、一隻髮夾等小恩小惠籠絡人心,在獄中散播反中亂港思想,為出獄後東山再起做準備,用心不可謂不險惡。局長甫開腔戳破不軌圖謀,邵家臻即嚇得屁滾尿流,更證明有人心中有鬼。
實際上,自黎智英等反中亂港頭面人物相繼入獄後,邵家臻即以爭取人權為名,與在囚「手足」裏應外合,提出種種對懲教署的無理指控,惟恐天下不亂。袁嘉蔚更因為得到囚友「英雄式」聲援而鬧事,須署方出動「黑豹部隊」平亂,敲響了「監獄風雲」的警鐘。今次局長出口防患於未然,同時擊中反中亂港餘孽的要害,邵家臻「自我了斷」為免惹禍上身,亦正好符合這幫人貪生怕死的一貫作風。
可以看到,自中央破格提拔警隊出身的李家超、鄧炳強出任司局長後,香港終於有了一番新局面。君不見,民陣、支聯會、教協、612人道基金等黑暴亂港組織,近日一個挨一個收檔,即使支聯會仍妄圖垂死掙扎,拒絕向警方國安處提交資料,警方亦絕不手軟,落案控告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另控告鄒幸彤及4名常委「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保安局早前更向支聯會發出通知,指基於大量證據顯示該組織的行為或觸犯法例,將根據《公司條例》取消其註冊公司名冊,擺明將支聯會煎皮拆骨。
稅務局亦終於「做嘢」,修訂《屬公共性質的慈善機構及信託團體的稅務指南》,任何團體若支持、推廣或從事不利於國家安全的活動,將不再認定為慈善團體,並會撤銷豁免繳稅資格。港府昨日表示,慈善團體一向不能進行違法行為及參與政治活動,往時有不清楚的地方,政府有責任讓所有團體及人士知道甚麼可做、甚麼不可做,日後亦會重新檢視其他部門的日常工作云云。
很明顯,《公司條例》又好,《稅務指南》也罷,港府一直有林林總總的法規限制甚至消滅反中亂港集團從事反中亂港活動,惟一直姑息養奸放任自流,「往時有不清楚的地方」恐怕只是藉口,除了是一貫的胡混度日之外,政府內部充斥「無間道」才是有法不依的真正原因。無獨有偶,昨日有政府前文職助理因外洩公職人員個人資料予黑暴組織起底,被控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遭法官斥為「網絡阿爾蓋達」、「無間道」,反映了政府內部亂象叢生的冰山一角。香港回歸後之所以亂成一團,黑暴之所以破壞力驚人,「堡壘從內部被攻破」顯然是最大原因。
事實擺在眼前,強硬才是硬道理。毛澤東正是態度強硬,才能在韓戰中靠小米加步槍將美軍擊潰,打出了新中國數十年和平;鄧小平正是態度強硬,敢於對戴卓爾夫人拍案而起,才能順利從英國人手中收回香港。如今也是一樣,正是中央態度強硬,頂住國際壓力落實國安法,港府才肯端正態度痛打反中亂港集團,香港才見到重回正軌的曙光。當然,黑暴組織、亂港集團紛紛收檔並未足夠,更須從根本上杜絕他們死灰復燃,必要時應依法將國安重犯如黎智英之流送上內地審判,連根拔起,免留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