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塔利班革命-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09月15日 00: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對於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香港一般看法與歐美相同,始終認為它是恐怖主義組織,依靠武裝革命,依美國式價值觀念,便是不合法(典型雙重標準,他們不去質疑美式顏色革命的合法性)。底下還有深一層的取態,就是惋惜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故此,不是無依據地說內戰開始,也強調塔利班在20年前被美國打敗,以為今次也早晚會被美國收服。
歐美國家的政府,一方面要與塔利班接觸,以保障它們在阿富汗的利益;另一方面,公開宣揚不承認武力奪取權力的政權。它們或許是等待美國再發動內戰,一如美國在敍利亞所為。美國凍結阿富汗國家的在外資產和外匯儲備,實際是經濟金融制裁,敵對之態仍在,都是不願意讓塔利班順利統一和穩定全國。於是,在美國推動下,國際媒體輿論又重演「馬上得天下,能否下馬治之」的論調,每逢哪個國家出現反美革命成功,便有同樣的質問。
若看歷史,至少在20世紀以來,蘇聯、中國、越南、古巴等社會主義革命,除蘇聯只有70年,其餘尚存在,且以中國的例子,還是十分成功。蘇聯在上世紀30年代才工業化,落後歐美幾十年,還可戰勝德國,與美國並駕齊驅幾十年,歷史上仍算成功。中共打敗美國支援的國民黨政權,塔利班打破傀儡政權與美國的多國聯手,論艱難與成就,不遑多讓。中共當時的一窮二白,與塔利班政權面對的情況相近。中共被美國為首的歐美圍堵制裁,還有韓戰、越戰,幾經艱辛,卻找出中國發展的道路,從「東亞病夫」一躍而成為與美國抗衡的大國、強國。
據說,塔利班也研習了中國革命的經驗。在過去20年裏,他們不可能不反省反思,修改政策與路線,否則不可能狂風掃落葉地席捲全國,重建政權。革命是生死之戰,不斷學習與轉變才可勝利。當年中共被指為農民,今天塔利班被貶作暴民,可中共包羅了中國當時的精英,塔利班從神學起家,教育與知識十分重要,在20年與美國鬥爭裏,亦如中共革命,當可造就不少人才。
當然,革命後的建設不易,但中共可以成功,為甚麼波斯與回教文化孕育的塔利班不可以?若中國與伊朗能如當年的蘇聯之於中國,扶助塔利班政權,當有機會。小國求生不易,但難道要沉淪為美國殖民地才是出路?塔利班應可一試,造就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