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反中亂港排異己 記協毒果一般黑

2021年09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公道自在人心。香港記者協會打着記者工會之名行反中亂港之實,同壹傳媒黎智英沆瀣一氣,這在2019年反修例黑暴一役早就暴露無遺。實際上,記協多任主席皆與黎智英過從甚密,黎智英甚至被指為記協最大金主,這就解釋了,為何記協總是選擇性發聲,舉凡涉及壹傳媒及《蘋果日報》利益,有理無理高舉新聞自由大旗盲撐;反之,黎智英公然踐踏新聞自由,涉在維園六四集會向本報記者爆粗恐嚇則視若無睹。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昨日代東方仗義發聲,質疑記協有特定政治傾向,可謂說出全港正常市民的心聲。
鄧炳強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點名批評記協,質疑記協滲透校園,拉攏「學生記者」入會,13歲學生或未受過訓練的亦是「記者」,執行委員會集中於某幾個媒體,令人質疑記協代表性。他昨日在立法會回應時進一步表示,過去若涉《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的事件,記協必會第一時間譴責,反而《東方日報》遇到恐嚇就被冷待,「當東方記者畀一名傳媒大老闆刑事恐嚇,記協無企出嚟」,直到案件進入刑事檢控階段才不情不願作出回應,處理手法有顯著分別,令人質疑記協並非政治中立,而是有特定政治傾向。
局長的質疑並非無的放矢,這不僅是本報的疑問,同時也是廣大奉公守法市民的疑問。眾所周知,黎智英於2017年六四集會上,涉在維園內粗言恐嚇東方傳媒機構男記者,全程有照片及短片為證。案件拖至去年在西九龍法院審訊,雖然被裁定表證成立,但裁判官最終判黎智英刑事恐嚇罪名不成立,激起社會嘩然。律政司拖足半年才正式入稟高院以案件呈述方式提出上訴,高院其後又拖至今年6月4日才決定案件押至下月29日正式審理。
東方最終能否討回公道仍是未知之數,但記協在是次事件中醜態畢呈卻是有目共睹。當然,東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舉凡拒絕一面倒傾向反中亂港立場的傳媒機構,莫不受盡記協排斥和冷待。內地官媒記者付國豪在機場被暴徒非法囚禁和毆打,記協對暴行輕描淡寫,卻指摘受害記者事發時沒有佩戴記者證;記協2014年發起「企硬反滅聲」遊行,抗議《蘋果日報》被人抽廣告,質疑事涉政治打壓,並煞有介事要求政府捍衞新聞自由。但到了2019年7月,有人聲稱不滿TVB及本報關於反修例黑暴的新聞報道,發起抵制廣告商活動,記協卻選擇性失聲。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更有甚者,黑暴期間經常有大批身穿黃背心、手持記協會員證、自稱「記者」的人士進出暴亂現場,鏡頭永遠聚焦警員,公然阻礙警方執法甚至「搶犯」,警方亦於拘捕行動中檢獲假記者證。記協不但未有批評假記者行為,反而誣指警方濫暴,同反對派政客及淫媒毒果一唱一和,儼然黑暴打手。此外,兩名分別13歲及16歲的「學生記者」身處示威現場被帶回警署,時任記協主席堅稱「中學生記者」採訪暴亂現場沒有問題,為求達到政治目的,連未成年人安全都不顧,堪稱無恥。到了《港區國安法》生效,記協依然不改反中亂港立場,唱衰抹黑無所不用其極,口徑跟英美完全一致。其所作所為是否有違國安法之嫌,是否屬反中亂港政治組織而非專業組織,是否符合《職工會條例》,正常市民心中有數。
如此一個劣迹斑斑的所謂記者工會,人們不見他們致力提高業界專業水平、一視同仁維護記者權益,反而熱衷於反政府反警隊反中央,鄧炳強不過建議記協公開過往收入來源,在不違反私隱條例下公開會員來自哪些媒體,以釋除外界疑慮,現任記協主席隨即暴跳如雷,還自以為得意地諷刺鄧炳強應按機制向職工會登記局攞資料。其實,記協有否收取外國和漢奸黎資金,會員是否都來自反中亂港媒體,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最高原則下,絕不是拿「機制」為擋箭牌便能蒙混過關,記協對當局的質疑如此大反應,正好反映這些質疑恰恰擊中記協要害。
今時不同往日矣。當多個「叱吒一時」的反中亂港政黨和組織,不是自行解散就是被煎皮拆骨,連有英美撐腰的淫媒毒果也要折墮收場,記協猶自口硬,仍妄想以新聞自由之名打橫行,最終必然落得焦頭爛額的可恥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