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虎嘯:下一步要肅清流毒-柳扶風 評論員

2021年09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支聯會的骨幹成員相繼被捕,將被剔出公司登記,由此可知支聯會玩完。那個已被還押、一直嘴硬的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聲稱:「對一個組織的趕盡殺絕,莫過於此」。
鄒幸彤說對了,《港區國安法》利劍揮出,就是要對支聯會這類組織「趕盡殺絕」,便叫「除惡務盡」。非如此,不能把這些「外國代理人」掃除乾淨,有朝一日,機會到來,他們就會死灰復燃。不過,還有一點,鄒幸彤沒有估到,她說的支聯會「數日間全數常委被拘控,公司註冊將被剔除,資金被凍結,會址被查封」,對一個組織的「趕盡殺絕」莫過於此並不全面。
事實上並不止於此。當局要除惡務盡不是做到上述幾條就夠了,而是還應對支聯會這類反中亂港組織及其多年來鼓吹的歪理邪說認真批判,肅清其流毒;在思想、文化、教育、媒體等意識形態領域尤下工夫,有道是:「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同理,「武器的批判也不能代替批判的武器」。對支聯會這類組織進行「組織清理」是《港區國安法》的「武器的批判」,對他們在思想、文化、教育、媒體等意識形態領域展開批判,肅清其流毒就是「批判的武器」,兩者缺一不可。
除了鄒幸彤「趕盡殺絕」論外,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稱,政府若將支聯會解散,就有責任及必要向公眾全面交代,並提出合理法律依據;他還說情況並不尋常,政府要認真考慮對法律、人權及自由的影響云云。蔡耀昌這是在揣着明白裝糊塗,政府解散支聯會,法律根據是保安局局長講的,擬建議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行使《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在公司登記冊剔除支聯會,這就是法律依據。
要說對「人權及自由的影響」,那也是正面的,釐清了過往許多反對派製造的混亂並告訴世人,人權及自由不是絕對的;打着人權及自由的幌子破壞法治,更是不允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