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官位小權力大 最狂處長稱霸-白非 政情觀察員

2021年09月1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按照內地的公務員法,領導幹部層級包括國家級、省部級、廳局級、縣處級、鄉科級,並各分正、副,共10個職務層級。但在中央部委裏,處級以下不再設領導層次,只分科員,所以處長、副處長其實是部委裏最低一級的領導幹部。套用古代的體制,處長算是七品芝麻官。
然而,芝麻大的官,卻有天大的權。住建部房地產司副司長陳偉日前因貪腐被判處監禁12年。陳偉曾任房地產司物業監管處處長,但這個小小的處,卻能夠左右全國成千上萬間物業公司的監管檢查與資質審批。在擔任處長的10年間,陳偉就受賄超過兩千萬元人民幣。
類似的處長,近些年來被查處的不在少數。比如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三處處長孫海渟、中國證監會發行監管部審核處處長李志玲、國土資源部地籍管理司監測處處長沙志剛、國家藥監局藥品註冊司化學藥品處處長盧愛英等等。
不難看出,他們的崗位大多都是監管、監測、註冊。企業的項目審批、監督檢查,都需要他們經手。雖然處長級別不高,卻手握一線實權,是具體的操盤手和執行者。比如,盧愛英主管藥品註冊,製藥企業如果不打通她這一關,就遲遲拿不到批文。這就造成了「部長好見,處長難纏」、「部長通關,處長把關」的倒掛局面。
處長承上啟下,聽命上司,而又直接與社會、企業打交道。很多高層出台的紅頭文件,由於在處長層面得不到真正執行,或是陷入了繁冗拖沓的運轉流程,結果淪為一紙空文,政策政令無法有效落地。國務院總理在2015年曾經怒斥:「部長們參加的國務院常務會已經討論通過的一些政策,現在卻還卡在那兒,讓幾個處長來把關,這不在程序上完全顛倒了嗎!」
常言「官大一級壓死人」,但那是指有隸屬關係的上下級。若沒有隸屬關係,即便級別高,也不管用。國家發改委民航處處長匡新,主管全國所有機場建設審批和飛機採購,曾當面對進京「跑部錢進」的某省副省長發火,後者因為有求於匡,只好唯唯聽命。
政府機關幹部主要依靠內部監督,社會與企業沒有話語權,即使有投訴舉報,懲辦措施難以有效跟進,常常罰酒三杯。且處長之間往往相互勾結,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企業唯恐舉報某一處長,開罪於這一群體,在別的處長面前也無法通行,只得忍氣吞聲,獻金進貢。
說到底,這些處長之所以敢如此狂妄霸道,原因無非是因為權力太大了。政府包辦一切,落實到實際操作上,相當一部分權力就到了處長們的手裏,成為利益勾兌變現的工具。而且自由裁量空間過大,輕重緩急,如何處置,全憑他們掌握,因此擁有強大的討價還價機遇。如果不能真正地簡政放權,敞開監督,要扭轉這一局面,無異於緣木求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