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則鳴:為何架空矮化新立會-王國興 23萬監察

2021年10月1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為甚麼立法會議員審議和監察政府每年一度的《施政報告》這麼重要?因為這是監督政府的第一關和最重要一關,並且與接着政府發表的財政預算案有緊密相連的關係。兩個報告直接影響每個年度公帑用在何方、起甚麼作用,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
因此,正常的《施政報告》在發表後,立法會議員便會諮詢所屬的團體及地區選民,收集意見,出席每個政策局舉行的政策簡介會,聽取有關政策局當年施政的輕重緩急安排,進行雙向的交流,提出市民的改善要求和建議。整個交流和博弈為時最少數周,當所有政策局就《施政報告》完成在立法會相關委員會的政策簡介及諮詢後,便在大會恢復二、三讀辯論,表決致謝議案。在這個監督、質詢、交流、博弈的過程中,關鍵是議員在每個政策局簡介會能否爭取到改善成果。可是,林鄭第5份《施政報告》的發表安排時間,完全排除了第7屆立法會議員參加審議權利,令人遺憾和異常詫異,直接剝奪了第7屆議員的監督權、參議權,也間接削弱了新一屆選舉委員選任議員的意義。
正常程序是先決定施政政策,再決定政府的收支配合《施政報告》。立法會有了審議《施政報告》的基礎,便可連貫地審議財政預算案。在過程中,必然有政策局舉辦的特別財委會諮詢,議員可提出口頭和書面質詢,透過這過程與官員博弈,最後便是大會的二、三讀表決。由於林鄭的《施政報告》在第7屆立會產生前發表及通過,令新立會的議員「半途出家」,大大削弱監督政府施政的功能,並且被迫在《施政報告》「米已成炊」的基礎上討論預算案,實質令第7屆議員一上場便被架空和矮化。對此,竟無人敢於揭露,令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