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發展北部都會 勿遺漏中英街-謝偉銓 立法會議員

2021年10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筆者上周提到《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的交通運輸規劃,指出以鐵路為骨幹的方向正確,但若將擬建的「五鐵一站」全部交由單一機構推展,效果成疑;政府同時亦不應忽略了非鐵路公共交通服務及行車道路的規劃和建設。本周再談談《北部策略》的另一不足之處,就是遺漏了對沙頭角地區,尤其是中英街的進一步規劃和發展。
為了配合深圳、粵港澳大灣區,以至國家的規劃和建設,盡享內地經濟高速發展所產生的紅利,《北部策略》首次確立了港深「雙城三圈」的發展空間格局。「三圈」其中一圈是位於北部都會區西面的「深圳灣優質發展圈」,包含了香港方面的元朗及天水圍新市鎮,洪水橋/厦村與元朗南新發展區,對接深圳方面的蛇口、南山、前海及寶安地區,主要用作發展金融及專業服務業、現代物流業及科技服務等高端經濟活動。
第二個圈是位於中部的「港深緊密互動圈」,包含港方的新田/落馬洲發展樞紐、港深創科園、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粉嶺/上水及新界北新市鎮,對接深圳的羅湖及福田市中心區,為港深口岸最密集的地區,亦是雙方共同推動創科產業發展與合作的核心區域。
第三圈是位於東部的「大鵬灣/印洲塘生態康樂旅遊圈」,包含香港的蓮麻坑、沙頭角、吉澳、印洲塘,以及沿岸的村落與其他外島,對接深圳的沙頭角、鹽田及大鵬半島,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多個傳統鄉鎮,非常適合發展歷史文化及生態康樂旅遊。但港方過往對該區幾乎是全無規劃和發展,主因是沙頭角地區的大部分土地,都被政府劃為邊境禁區,任何外來人,以至是區內居民,都必須取得禁區紙才能進出。
當中又以極具歷史及文化特色的中英街的沒落最為可惜。香港開埠初期,深港居民可於中英街的兩地邊界自由往返,旅遊購物,令當地發展得相當繁盛。但其後因種種政治原因,以及防範偷渡和走私的保安需要,港方對中英街以至整個沙頭角區愈管愈嚴,禁區範圍愈擴愈大,加上其後其他跨境口岸愈開愈多,過關愈來愈方便,導致中英街的人民交流及跨境購物角色逐漸式微。
隨着兩地的經濟發展及生活水平拉近,偷渡問題幾近絕迹,走私活動亦因內地不斷擴大對外開放而減少。特區政府近年已大幅縮減邊境禁區範圍,希望釋放更多土地作不同發展,但對中英街及部分沙頭角地區的管制卻未有放鬆。
今次《北部策略》雖然有提出開放沙頭角作旅遊活動,並且會活化印洲塘一帶的村落,但同時又標明了有關開放及活化計劃並不包括中英街,遺漏了這個珍貴的歷史文化旅遊資源,浪費了將其重振為跨境購物及消閒勝地的機會,政府實應從速再作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