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濁揚清:消滅黑暴不是選擇題-陳以瞻 評論員

2021年10月18日 00: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日前談到《施政報告》關於落實《基本法》第23條的本地立法工作,他提醒各界須慎防有人會千方百計對立法工作「妖魔化」及惡意抹黑。坦白說,黑暴就如電騙黨,港獨思想就是其行騙劇本,受害苦主不分年齡、職業、社會階層,又豈能不防?
除非是黃絲、黑暴等一類想香港徹底完蛋之徒,否則都會同意完成23條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絕對刻不容緩。網上甚至有人拍片稱當年對23條立法並無太大感覺,但經歷黑暴亂港一役,認為必須及早杜絕反中亂港漢奸走狗再作惡搗亂的空間。
自從《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黑暴亂港雖比前收斂,但那只不過是偃旗息鼓,黑暴團夥與縱暴黃人依然活躍於網絡,戴着頭盔繼續宣揚港獨,有些則自封「旁聽師」,出沒於黑暴案件審訊的旁聽席,為黑暴及港獨思想聲援。凡此種種,當局又有否正視呢?
有前特首將黑暴比喻作疫情,認為須預防及治療雙管齊下。然而,新冠病毒無色無味無臭,非肉眼所能見,但黑暴與縱暴黃絲卻膽大包天。再說,美國醫生約瑟夫‧麥科明克在一本探討病毒的著作中說,「人類才是病毒世界的入侵者」。病毒沒打算害人、沒有大佬,但黑暴攬炒背後有外部勢力,有一套大同小異的劇本,輸往世界多地,對其想要制裁的政權施以顏色,革他的命。
因此,新冠病毒雖害人不淺,重創社會經濟,但以黑暴來相提並論,多少有點侮辱新冠病毒,因為病毒從沒打着「健康」之名行私刑之實,比起自稱公義的黑暴算是有所不為。對付新冠得清零,何況更惡毒的黑暴?消滅黑暴不是選擇題,而是必答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