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人民幣升值-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1年10月2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美元濫發底下,人民幣應否升值?
以往在人民幣升值的討論中,出口企業的利益往往佔了主導,反對升值,認為會打擊出口,打擊經濟。那時中國出口企業大部分做海外加工,定價權操於外商之手,外商可以把加工訂單轉移作為威脅,不僅阻止中國加工企業加價,甚且要把加工不斷壓價,沃爾瑪是最惡劣的例子。但美國大型企業,一般運作都是如此,以賺取利潤最大化。中國內地企業加工辛勞之後,或可賺兩、三年的利潤,隨後便沒法在工資上漲下支持。這也造就了內地加工企業的短視,對勞工過度的剝削。
近年由於外商加工業務的轉移往越南等地,中國政府亦意識到加工貿易的種種問題,開始加強監管。中國內地出口加工佔總出口的比例下跌,但出口企業的利益仍大,在政策層面的影響亦不可低估。人民幣升值雖因內地經濟發展、外貿順差與外匯儲備日增有升值壓力,匯率的取捨還主要操於政治考慮之內。一方面,中國不願步日本在1985年的後塵,被美國迫使大幅升值。另方面,出口利益,美元資產利益等都抑止升值要求。
美元濫發而不大貶是一怪事,中國外貿順差,外匯儲備巨大而不升值,又是國際的另一怪事。在金融海嘯與疫情打擊之後,中國經濟沒有受大挫,反而在國際上一枝獨秀。這一兩年出口暴漲顯示中國出口競爭力和在市場上無可比擬的供應優勢。可是國際上因美元濫發的通脹也通過進出口輸入,加上過往濫發貨幣的後續影響,中國亦面臨通脹威脅。在國際疫情肆虐下,中國成為全球主要的出口供應商,進口消費國和資金供應國。
在此形勢下,中國是否應把人民幣升值,一是抵銷出口成本漲幅,恢復出口企業的利潤;二是減低進口成本,裨益國民和國內內銷與出口的生產;三是增強人民幣在海外投資、併購的購買力。更重要的是增強國民與海外資金對人民幣的信任。前者是政治作用,有利於國民對國家的認同感、自傲,扭轉崇洋媚洋的心態,也抑壓內地資金外逃的傾向。後者則與美國爭奪國際資金,與美元的貶值一起打擊美國的金融支撐力量,從外部使美國放棄濫發貨幣,轉移矛盾的做法。
人民幣升值,只要有節、有序、有理,會是中國經濟與社會鞏固現有成就並進一步發展的利器,不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