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有理:黑暴分子中毒太深-陳競立 評論員

2021年11月2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名男子前年7月14日在沙田非法集結期間向警員擲水樽,日前被區域法院裁定暴動罪成,判囚28個月。一個水樽換來如此刑罰,有人質疑是否太重?一點也不重,這正是「治亂世、用重典」的道理,如果司法機構從一開始便嚴肅處理此類案件,就能起到警醒作用,也就不會有這麼多青少年淪為暴徒。
值得一提的是,法官在判案時指出,表面上2019年的社會事件是因反修例而起,實際上當中隱含政治、經濟及國家之間的角力,加上不負責任的學者、政客、商家及國際勢力推波助瀾,引發一場大風暴,令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和平遊行「變成一場不對等的內戰」。其實這些都不是甚麼秘密,人人皆知,但由法官說出來,分量自然不同。
說穿了,這場風暴就是美國等國際勢力在背後策動,法官所指的那些學者和政客不過是聽令而行的政治傀儡。甚麼「違法達義」、「不守法絕不等於不尊重法治」、「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他們利用這些謬論荼毒青少年,不知害了多少人。君不見,有逃到台灣的黑暴分子接連寄信恐嚇本港法官,證明這些人中毒太深,已無可救藥。他們以為逃到台灣就可逍遙法外,因為有台獨庇護,港府奈何不了他們,但他們有沒有想過,兩岸統一只是時間問題,到時他們又可逃去哪裏?
出來行,遲早要還。不少禍人子弟的學者和政客已受到報應,正在裏面體驗「精彩人生」。有的則流亡海外,惶惶如喪家之犬。最幸運的大概是鼓吹「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的梁家傑,至今毫髮無損,繼續做其藍血貴族。但也不要高興得太早,須知報應有早有遲,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