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風雲:暴力毒草遍地開花-程萬里 傳媒人

2021年11月26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繼早前兩名法官收到4封內有肉碎的恐嚇信件後,前日長沙灣派遞局又收到由台灣寄出的可疑信件,信內同樣藏有肉碎。據悉信件是寄往西九龍法院大樓,潛逃台灣的黑暴分子事後在網上囂張承認責任。至於國安法指定法官陳廣池於鍾翰林案判刑後亦自爆受到電話滋擾,一名人士已經被捕,但情況變本加厲,近日出現暴力恐嚇,因而怒斥「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事態發展下去不可謂不嚴重,過去法官在香港神聖不可侵犯,但經過黑暴一役,暴徒響應梁家傑之流「暴力或能解決問題」,非法暴力行為愈演愈烈,連法官都不能幸免。黑暴期間已有法院遭暴徒縱火破壞,如今更演變成法官受恐嚇,而執法部門因涉案人身在外地而鞭長莫及。要是下次寄的不是肉碎而是炭疽粉等有毒物質,後果不堪設想。
更大的問題還在於,法官受到恐嚇後真的能不受動搖依法判案嗎?從國安法案件判刑一宗比一宗輕,更有國安法法官受恐嚇,當中有沒有因果關係,不由人不深思。律政司及司法機構對恐嚇行為一味譴責,口惠而實不至,對黑暴分子沒有絲毫阻嚇力。現在當局只能被動應對,舉凡寄往法院的可疑信件先截停調查,但要是有漏網之魚,甚至將信寄往法官家中,類似事件仍是防不勝防。
很明顯,這一切都是反中亂港集團長期對年輕人洗腦、外部勢力煽動慫恿惹的禍,但歸根究柢是港府縱容姑息、助紂為虐,對這類暴力思想沒有從苗頭開始遏止,反而任其遍地開花。「戴妖」等始作俑者更可長期霸佔港大教席散播有毒思想而無人過問,直到現在才因2014年佔中案找數,以及涉違國安法而被關押收監。試問暴力毒草已經廣泛生根,要全盤拔起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