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特區事事皆不堪 政府何曾顧港人

2021年12月10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正當「公務員學院」正式成立、高官滿口愛國愛民之際,香港社會問題依舊千頭萬緒,市民依舊活得水深火熱。君不見,剛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反映房屋供應毫無增加,無殼蝸牛繼續望天打卦,高官猶自吹噓20年後便能兌現公屋3年上樓承諾;君不見,公營醫療千瘡百孔,市民活活在醫院內等死,高官猶在自誇本港醫療已比外國優勝;君不見,過去最叫港人自豪的安全環境蕩然無存,日前更在光天化日下上演綁架案。事實證明,香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港人治港徹底失敗,已到了中央不得不管的地步。
一個城市是否宜居,人民能否安居樂業,最重要看三個指標:一曰房屋,二曰醫療,三曰治安。人民必須有棲身之所才能全力打拚;打拚一生,老來病了要老有所「醫」;治安穩定,人民才能活得安心。很可惜,香港在這三方面全部不合格,就連過去世界有數的安全城市美名也一去不返。
這樣說絕非無的放矢。先說治安問題,香港接連有驚心動魄的綁架案發生,與過去對比益發顯得治安每況愈下。前日一個19個月大女嬰跟外傭外出上學習班,途經域多利道,突然被兩名大漢擄劫上車,帶到元朗八鄉窩藏,幸二人福大命大,遇好心村民協助逃生。上月則有男子交收泰達幣期間,遭黑幫打斷手腳並綁架勒索3,000萬元贖金,事主被禁錮多日後爬出大埔鐵皮屋僥倖脫險。至於更早前則有多宗在公眾場所交收搶劫名錶案,有人慘被狂徒斬至鮮血淋漓。這些案件都在光天化日下發生,而且往往涉及黑幫。
事實擺在眼前,黑幫冷血猖狂,為了錢無惡不作,加上水警高級督察林婉儀在海上緝私期間遭私梟撞至墮海殞命,凸顯黑幫絲毫不將執法部門放在眼內。儘管警方隔三差五便展開掃黑行動,每年更會與內地聯合掃黑,惟這類一陣風式的運動只能收一時之效,根本無法將黑幫連根拔起。
更須指出,港府對假難民中門大開,香港治安急劇惡化,假難民為搵快錢與本地黑幫一拍即合,綁架、勒索、打劫、械鬥、販毒統統有假難民的身影,早已成為本地最大治安毒瘤。本報是全港最早警告港府放任假難民入境必會自招惡果的傳媒機構,提醒港府必須及早退出《禁止酷刑公約》,有關建議一出即獲社會大力支持,惟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港府至今仍然對假難民無任歡迎,擺明與民為敵。
房屋問題同樣是社會矛盾之源。儘管中央對此十分關心,三令五申港官必須盡快告別劏房、增加公營房屋供應,以及傳出要求發展商「讓利」兼顧社會責任。無奈港府陽奉陰違,口說必須告別劏房,實際上拒絕訂出時間表,甚至揚言2049年才對劏房說再見,比「五十年不變」等得更久,而且不敢動發展商分毫,一手樓空置稅固然胎死腹中,揚言動用《收回土地條例》禁止發展商囤地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更不堪的是,剛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周年進度報告,未來10年的總房屋供應目標為43萬個單位,同上一年度公布的目標一樣,意味一年過去,土地和房屋供應毫無增加,惟高官毫無愧色,對公屋一般申請的輪候時間遲早「登六破七」、比現時的5.9年等得更久直認不諱,甚至大言炎炎3年上樓承諾不變,只是要20年後方能達標。當居於不適切居所的港人多達12.7萬戶,再創史上新高,高官卻一味畫餅充飢,叫無殼蝸牛等多20年,這已不是不知民間疾苦,這是冷血涼薄,枉為父母官!
生老病死是所有人的必經階段,然而香港的醫療問題卻是絕大部分市民不能承受的痛。眾所周知,公營醫療人手不足,專科輪候時間數以年計,市民由小病等到變大病、大病等到變無命早就不是新聞。早前甚至有患上急性肝衰竭的中港司機從內地返港求醫,即使在入境時已出示證明沒有感染新冠病毒,經救護車送到屯門醫院後,院方還是官僚地要求他再做檢測,獨處隔離室內慢慢等待,結果等待變等死,家人擅闖隔離室查看才赫然發現病人已氣絕身亡。病人明明已送進醫院,明明已被列作緊急個案,但在人手不足且醫護冷漠對待下在院內枉死,叫人情何以堪!
港府明知公院人手不足已到了「害死人」的地步,卻長期將頭埋在沙堆,一味推諉已撥款4,000億元興建及擴建醫院,高官甚至厚顏自誇本港醫生與病人的人手比例已較新加坡、澳洲及新西蘭好。縱使好不容易在立法會通過修例放寬輸入非本地培訓醫生,偏偏政府大歎慢板,至今連擬定認可的海外醫學資格名單都欠奉。當然,港官一直享有種種特權,看醫生不用排隊,再不然向私院求醫,住高級私家病房,自然不會明白亦不關心市民苦況。生病本已是人間苦事,還要因為政府冷漠而受盡煎熬,如果這都算是「與民同行」,這種同行真教市民背脊骨落!
以上三大問題一直深深困擾本港,蠶食市民對港府的信任,令人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失望透頂。這些年移民潮絡繹不絕,是自九七後港人最大規模的一次出走,當中固然有政治原因,但更深層原因是市民對這個城市、這個政府已失去信心。港府不顧人民死活,各項施政只顧維護既得利益集團,還一味自我感覺良好,基層受害至深不必說,中產同樣因為生活艱難而萌生去意,富人更是撤資唯恐不及。港府民望屢屢尋底而不知自省,加上有意無意對中央之言陽奉陰違,久而久之,民怨自然會由港府轉移到中央。
經過黑暴一役,證明民意極易操控,現在黑暴雖平,但「有心人」又借港府防疫倒行逆施而將民怨引向中央。僅強制掃描「安心出行」,便被人明示暗示為港府為求通關討好中央之舉,結果昨日首日實施,不懂使用智能手機的公公婆婆怨聲載道,有些人甚至掉頭走也不願強制掃碼,連累小商戶生意受損。民怨就是這樣日積月累而來,港府不去疏導,中央又撒手不理,星星之火遲早呈燎原之勢,豈可不慎之又慎!
既然中央強調全面管治權,便應全盤審視香港社會問題,不能只滿足於黑暴表面平息、官員口說愛國便就此打住。所謂民生無小事,市民若有幸福感,自然對國家有歸屬感,明乎此,中央實有必要針對上述三大問題出手。房屋問題固然須向港府施壓,不容高官胡混度日,而醫護人手不足更是相對容易解決,只消輸出內地醫護專才,即時填補公院人手,市民輪候時間大大縮短,必能感受到中央關顧之情。除了醫護人員外,安老院舍及公院同樣缺乏護理人員,內地批出新移民的同時,理應審視他們能否填補這些缺口,而不是濫批一些來港後佔用公共資源的人來挑起中港矛盾。同樣地,掃黑除惡不能手軟,涉及中港跨境犯罪集團更須雷厲嚴打,用對付澳門黑幫的手段對付香港黑幫,必要時將頭目「送中」審理,並揪出黑幫在執法部門內的保護傘,總勝過單靠警方運動式執法。
香港正值多事之秋,港官既無能又靠不住,中央只能靠自己。此所以,人心能否真正回歸,社會問題能否對症下藥,端視乎中央的手段和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