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言集:制裁危機-陳文鴻 研究所所長

2022年05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內地及香港,還有許多人不認為美國會以切斷SWIFT對外金融連接的方法來對付中國,他們以為美國與中國的金融利益重疊,一旦這樣制裁中國,無論中國反制與否,美國亦會有重大損失。特別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是美國為主的國際金融體的關鍵地區中心,與紐約、倫敦構成全球24小時運作,美國不會貿然動手。
當然,美國對付中國以及香港,最簡單的方法是收編,將中國變成日本、歐盟般。但在香港的顏色革命失敗,中央政府從對美國迷信中醒悟過來,全力維護國家利益。中國上下還沒有出現像日本、歐盟內的極端親美勢力,也與俄羅斯合作,與各國聯合,着力軍備和建立國家安全體系,美國是無空子可鑽。
因此,美國要摧毀中國的自主力量,便只能像對付俄羅斯那樣,用制裁削弱其反抗能力,然後用軍事壓力迫使其投降或將政權推翻。在對付俄國時,美國已用部分切斷SWIFT連接的方法。當美國轉而對付中國時,怎不會用對俄的手段呢?更因中國比俄國強大,財力軍力不易壓倒,美國必然採取更極端的手段。香港是中國對外最薄弱的防線,自必是美國首攻之地。
中央政府能寄望的是美國對付香港會採逐步加強的策略,以此威逼內地。一是擴大對在港企業、個人的制裁,強化二級制裁威脅,形成一個頗大的制裁範圍與網絡,排斥內地在香港的力量,威嚇港人投降、變節或外逃。既打擊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作用,也摧毀香港本地的信心和海外對香港的信心,重挫中國的對外金融經貿關係。二是在此之後,對香港的金融體系施加制裁,針對內地銀行在港和經港業務,妨礙內地、本地及駐港海外企業經港的金融業務,讓美資銀行為首的西方金融機構擴大在港業務,使它們更易控制香港金融與經濟,隨時可應美國要求突加封鎖,中斷香港的金融運作。
三是與此同時,美國可以各種理由,對個別內地金融機構實行切斷SWIFT連接的制裁,對香港與內地進行有限的攻擊,也進一步增強西方銀行在港的主宰力量。四是當中美開戰,撤走西方金融機構(預早把在港的資產、客戶存款等夾帶而逃),全面切斷內地及香港與SWIFT的連接。
在切斷SWIFT連接前,現有的金融制裁、二級制裁已足以把香港金融與經濟打個天翻地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