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則鳴:修改社工例是遲來春天-王國興 23萬監察

2022年05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港府計劃在本月中向立法會提交修訂《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修訂的內容主要是針對曾干犯任何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人,不能擔任或不能繼續擔任註冊社工,而有關罪行並不限於《港區國安法》列明的4項罪行,即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安,還包括《刑事罪行條例》內所指「叛逆」和「煽動」等罪行。
勞福局提出上述的修例建議,大大滯後於2019年黑色暴亂,絕對是遲來的春天,不過遲到好過無到,何況修例的政策建議文件獲得立法會支持後,還需要經一段冗長的議會審議和修改法例的程序,恐怕沒一年半載也不能修法成事。說到底,是項修改法例的建議文件拖到本屆政府任期完結前的一個多月才提交,正好從另一個角度說明,為甚麼李家超「以結果為目標」的施政承諾受百姓歡迎了。
眾所周知,2019年香港出現的「反修例」演變為「反送中」,再升級為黑色暴亂的「顏色革命」,並最後欲透過議會選舉奪取香港的控制權,讓反中亂港及「港獨」勢力上台,不少社工和教師成為推動組織青年學生的重大煽惑者和組織者,社工服務的機構成為發動反政府的橋頭堡。社工服務的對象,正好成為反政府勢力最好的人力資源來源。
「北斗星」墮落為「掃把星」,不是團結社會、關愛社會、攜手向前,而是誤導服務對象,反政府、反社會、反建制、親美英、撐「港獨」、參暴亂。在「反送中」和黑色暴亂中,那些被煽惑上街暴動的弱勢社群、綜援人士、年老長者,不正是受社工洗腦的明證嗎?甚至有犯法獲刑社工曾健超,服刑後出任社工註冊機構的荒唐現象。試問社工註冊條例焉能不改革、不堵塞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