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新班子任重道遠 整頓改革除禍源

2022年06月20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新班子塵埃落定,特區陰天乍轉晴。自從前政務司司長李家超當選候任行政長官後,一直未有公布新班子,傳言滿天飛,終於等到國務院昨日公布名單,特區第六屆政府主要官員將於今年7月1日就職,並在昨午齊齊亮相,向公眾展示未來局面。
名單上有不少新人選,亦有頗多舊面孔,最令人關注的政務司司長,由現任特首辦主任陳國基出任,陳是入境處前處長,行政經驗豐富,文武兼備,再加上新設的副司長卓永興助一臂之力,令人期待。副司長一職是下屆政府新設,帶出一個問題,《基本法》第48條第5項本已列明由中央任命副司長一職,但回歸之後一直沒有落實,等到特區經歷25個年頭,花開花落,亂象紛呈,才想起加設副司長,輔助司長執行任務,分工合作。人多好辦事,是最簡單不過的事,過去忽視副司長一職,是之前的特首過於托大,自以為「好打得」,或是根本沒有認真落實《基本法》呢?
下屆政府三司都設有副司長,其中律政司正副司長都是新面孔,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林定國取代民望最差的鄭若驊,接掌律政司,律師兼議員張國鈞任副司長,這個新鮮配搭效果如何,拭目以待,但終於撤換了鄭若驊,從律政司以至香港法治,重新燃起希望,鄭與其夫醜聞不絕,新近又爆出合謀定價風波,其身不正,任內法治淪亡,律政司變成黑惡保護傘,今時今日才撤換,實在已經遲了,回天是否乏術,還要看接班人的努力了。
新官上任要有三把火,律政司司長要捍衞法治,必須清走眼前的禍根,黑暴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走入孤狼以及恐怖主義方向,隨時死灰復燃,固然不能鬆懈,至於特區另一黑勢力,黑幫串同南亞兵團,加上無惡不作的假難民,一直是治安毒瘤,心腹大患,最近在中環公然開槍斬人,弄得滿城風雨,執法部門反黑多年,未妥善利用資源線索破案,反而靠懸紅緝兇,又連番掃場拉替死鬼做大龍鳳,元兇依舊逍遙法外,市民眼睛雪亮,大家都讀過周處除三害的故事,兵賊不兩立,黑白要分明,執法部門須安內攘外,清理門戶,政府亦要根除假難民,莫要用納稅人血汗錢來養壯治安毒瘤。
執法部門要有新作為,紀律部隊採用中式步操是行出象徵性一步,誠意可嘉,相比之下,司法部門卻墨守成規,不思改進,令人質疑原因是殖民地陰魂不散,港英餘孽作祟,迹象非常明顯,憑甚麼理由在中國管治下,法官要戴洋人假髮,簡直成何體統,貽笑大方,外國脫離殖民地管治後都急不及待除下法官的假髮,只有香港戀殖不改,難怪港英餘孽繼續興風作浪,問問黑暴潮之中有幾多法律界人士牽涉在內?法官判案,輕重不分,被質疑偏頗,卻「自己人處理自己人」,市民投訴往往不成立。司法獨立,並非代表獨立王國,昔日走上歧路,必須要撥亂反正,司法改革事不宜遲,任何人想攔路,愈發顯示用心叵測,這面照妖鏡是最清楚不過。
特區百廢待興,全方位都需要整頓改革,首要任務,當務之急自然是抗疫,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失職無能,被踢出局是自然不過的事,架構重組後,醫務衞生局局長由名醫盧寵茂擔任,希望憑其專業知識,能夠帶領市民走出疫禍陰霾,雖然疫情比年初稍緩,但近日有反彈迹象,外圍環境依然惡劣,西方多國採取與病毒共存,本港緊隨國家動態清零政策,多項禁聚令社交距離措施如同緊箍咒,各行各業難復舊觀,外來入境仍需要隔離,通關無期,造成外資流失,經濟一籌莫展,市民對種種抗疫措施,包括谷針政策,頗有怨言,究竟如何在抗疫與經濟取得平衡,這是新一屆官員必須解決的課題,能夠迎刃而解,民望自然有所提升,往後無往而不利,若是繼續蹉跎歲月,等於送兩制上路,五十年不變,不等於五十年不管,港人治港,若然絕望,轉由京官治港,又有甚麼出奇?
現屆政府劣評如潮,大家可以留意新班子名單,特首林鄭月娥的問責班底司局長中,僅6人能過渡至新一屆政府。林鄭的「愛將」包括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雖然一度被指行情看漲,但最終都要黯然離場。不過新政府多個職位,繼續由政務官(AO)或前政務官出任,亦有司局長出身於政府專業職系以及紀律部隊,以及4名立法會議員加入政府班底,都並非新面孔,吸納外界人才依然十分困難,「熱廚房」十分趕客,有能者怕搭上沉船,正如這幾年不少香港中產及年輕專業人士都移民他方,香港政府未能吸納新人才,恐會變成一池死水,大換血是刻不容緩的事。
特區五年一次換屆,每次市民都充滿期望,希望新人事新作風,可以一洗之前一屆的頹風,可惜多次事與願違,回歸之後,25年來歷任特首,沒有一位能交出令人滿意的成績表,不但做不到強政勵治,反而表現俱差強人意,有的「腳痛下台」,有人牽涉醜聞蒙受牢獄之災,最近的兩任特首,在任期間先後爆出佔中及反修例風波,令到香港經歷百年一遇暴亂,動搖特區根基,威脅管治權,港府政策搖擺不定,無力招架黑暴,須中央出手止暴制亂,並制訂《港區國安法》打擊亂黨,特區才有片刻喘息空間。
新班子任重道遠,主要官員是一時之選,比較現屆政府濫竽充數,不可同日而語,大家都抱着期望,初上任或會有比較多包容,但蜜月期一過,自然要見真章,由亂轉治,由治及興,當中牽涉重重難關,必須披荊斬棘,開創新路,滄海桑田,太平山下已非舊貌,光喊着獅子山下精神,再難凝聚各方,市民普遍教育水平提高,世界發展日新月異,香港社會改變不了盛極而衰的定律,為官者再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實事求是,交出成績,真金自然不怕洪爐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