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應給香港人一個交代-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22年06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大家一定見過長洲搶包山的場面吧,整座包山是用竹子架成,巍然高聳,上面鋪滿雪白的平安包。你試想像,如果有人將一座包山抬上馬車,矢志要依循當年玄奘西行的足迹,穿越河西四郡,途經八百里流沙,再翻過帕米爾高原,小心翼翼地將偌大一座包山,送到印度那爛陀寺的遺址。要經過如此驚心動魄的旅程,請問老兄有多大信心,最後真能抵埗?
用馬車將包山運往印度,過程就像做雜技一樣,可以成功的機會接近於零。如果有人說要堅持這樣做,則容我講句老實話,說不定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過要走畢全程,能成功走到一半的路,已算他了不起。
香港的珍寶海鮮舫固然不至於像長洲包山般脆弱,但畢竟已有數十年歷史,就如老牛破車,又何堪走遠?當初聽說業權擁有人要將海鮮舫送去維修,筆者依照常理推斷,還以為充其量只會將它送到福建廈門一帶。由香港出發,沿着海岸邊拖行,不必經歷大風大浪,那是還可以的。
豈料日前傳來消息,原來珍寶海鮮舫是被拖往柬埔寨,它在茫茫大海中被拖行了數天,結果在南海的西沙群島附近遇到風浪而致沉沒。我聞訊後心想,要用馬車載着包山翻越帕米爾高原,那包山當然容易散架,同樣道理,拖着如此高大、老舊的珍寶海鮮舫要遠渡重洋,期間所經歷的,未必少於九九八十一難,作如此打算的人,不是存心想將它折騰至「死」嗎?
本欄昨日曾說,隨着香港踏入新時代,或許也該讓珍寶海鮮舫退出歷史舞台了,但是話雖如此,它畢竟陪伴了香港人這麼多年,最後竟然要走得如此不堪,有關的機構始終應該給市民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