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清華教授清零 廈大學子悻悻-白非 政情觀察員

2022年06月23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上周,內地知名大學再度爆出了文采斐然的新聞,而且花開並蒂,南北輝映。14日,清華大學教授蔣隆國的長詩《動態清零就是好》,火遍全網;16日,廈門大學一幅「悻悻學子,前程似錦」的海報板,傲然矗立校園,氣勢不遑多讓。
廈大的「悻悻」,很明顯是「莘莘」之誤。區區八個字,從起草、製作、印刷、校對、擺放,如此多流程,經手的師生居然都沒有發現錯誤。要麼就是廈大的工作作風太浮躁粗糙,要麼就是整體的文字水平太離譜。
蔣教授的「詩」就有必要多說幾句了。由於教授感情過於充沛,篇幅太長,且截取一段:「中國政府最英明,打擊病毒不留情,動態清零就是好,打得病毒無處逃,切斷毒源保生命,不誤生產經濟穩……」若不是因為教授的赤子丹心青天可鑑,單看這字面,簡直是「高級黑」。
當下人道主義災難層出不窮,成千上萬大學畢業生搵食無門,中小企業、商舖成批倒閉,就連國務院領導都心急如焚,接連部署要穩住經濟大盤。教授養尊處優,不解人間疾苦也就罷了,只這「文采」若隱去教授頭銜,即便說出自某個三家村孔乙己之手,亦屬等而下之。不嫌絮煩,再節錄教授另一大作《北京禮讚》:「到處是高樓大廈/到處是花壇似錦/到處是綠草如茵/到處是綠樹成蔭/到處是歡聲笑語/到處是熱氣騰騰……」小學生作文這樣寫,估計老師也得不客氣地批一個「B-」,「詩作」水準毋須贅言。
不強求你有悲天憫人的情懷,不強求你有深厚中文素養,但自知之明、羞恥之心,卻是做人的起碼底線。如此打油詩,怎好意思自吹自擂,丟盡大學臉面。儘管蔣教授列舉了自己「四大才子」、「酷愛詩歌」、「多產詩人」、「《愛情詩刊》總顧問」等諸多頭銜,並沒有嚇到網民。酷愛、多產應是事實,只是不知受蔣教授顧問的詩刊,又是怎樣的一群詩人。
類似清華、廈大的醜聞,層出不窮。復旦大學中文系主任朱剛以「求仁得仁」悼念同事;上海交通大學自稱「全校師生沆瀣一氣」;清華前校長顧秉林贈禮客人,又不提前做功課,結果不認識自己禮品上的字而尷尬冷場。這些可都是中國最頂級的大學,斯文掃地,誤人子弟,豈非害民?
如今,很多人慨嘆「中文已死」。一方面,要承受表情包、字母縮寫、火星文等互聯網亞文化的衝擊;另一方面,詰屈聱牙的黨八股,高等學府對中文的錯用、濫用,對典雅優美的中文,造成更嚴重的戕害,實在可悲可嘆。公眾的冷嘲熱諷,其實正是失望情緒的宣洩。
若清華都是這種中文水平,那麼病毒是否清零無法預判,清華教授逐步清零則是確鑿的。而廈大學子「悻悻」也許別有深意。「悻悻」意為憤恨不滿,遇到如此沒文化的大學,學子們怎能不悻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