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保障零工權益 政府勿做鴕鳥-陸頌雄 立法會議員

2022年08月1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新世紀的經濟模式下,資方為了經營上的彈性或縮減成本,企業組織與獨立工作者簽訂短期合約,這樣的產業生態被稱為零工經濟(gig economy),這種短期合約模式,看似為零工工作者帶來更大的自由度,但同時也衍生了保障不足和權益問題,最近多宗涉及零工工作者的工業意外發生,包括在MIRROR演唱會中的舞蹈員被大型顯示屏擊中頭部的工業事件;亦有多宗網上平台的外賣派遞員,在工作期間發生嚴重意外,這些意外或導致短期以至永久傷殘,更有身亡個案。工會除了為其家屬提供即時援助外,更重要的是要催促政府完善法例,堵塞漏洞,保障零工工作者的權益。
先說假自僱的問題,假自僱是指勞資雙方本來有明確的僱傭關係,例如工作流程、時間由僱主決定,工作場所、器材由僱主提供,但資方卻以「服務協議」的合約形式將工作以「外判」給單一員工,以撇除僱傭關係,逃避僱主責任。而演唱會的舞蹈員也是典型的例子,近年亦有不少行業出現習非成是的情況,包括旅遊業的導遊領隊、影視製作團隊,甚至是日薪制的醫護工作等,而且有擴大的趨勢。
就假自僱的問題政府一直都是鴕鳥政策,說這是勞資雙方的自由協定,萬一出現糾紛,法庭亦會按照實際情況來判定是否僱傭關係。最明顯的例子,筆者曾揭發政府的檢測中心和疫苗注射中心,有部分醫療集團以假自僱形式聘用護士及支援人員,但當時的食衞局官員以如有投訴可以向勞工處舉報,及局方已明確要求承辦商要嚴格遵守勞工法例,是典型的外判了工作,也外判了責任的說詞。筆者期待新一屆政府,要更積極處理假自僱的問題,而不是等意外發生了才被動處理,政府應要主動說明僱傭關係的定義,製作清晰指引,向勞資雙方多作宣傳教育,勞工處要加強在工作場所的巡查,政府亦要全面檢視自己的外判合約是否有類似問題。
第二種情況就是僱傭關係存在灰色地帶的情況,主要包括一些網上平台的派遣工作,如速遞送外賣、家居清潔、交通運輸等服務。外國一些國家例如西班牙,就透過法庭判例確定他們的僱傭關係,但這種做法的缺點是公司可以透過更改合約,減少對員工的控制以規避法律。另一種如英國的做法,設第三個受僱身份類別,稱為「工作者」(workers),定義較「僱員」略為寬鬆,但同時亦可享有部分的勞工權益,例如工作保險、最低工資、工時規定及年假。
最後,當然還有一些是明確的僱傭關係,但故意規避「418」連續僱傭定義的散工權益問題,這些都是本屆政府應要正視和解決的問題。方法總比困難多,問題在於政府有沒有決心。要增強社會的發展動能,防止集體躺平,就要讓勞動者獲得有尊嚴、有保障地工作,讓他們可以全情投入,為社會作出貢獻的同時能分享社會進步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