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紅黃碼亂點一通 擾民計何時放鬆

2022年08月19日 00: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自港府推出「紅黃碼」後,亂象可謂一浪接一浪。本報接獲大量投訴,有已康復的市民跟足程序呈報,紅碼一樣不能轉為藍碼,被迫加疫監;又有黃碼市民已轉為藍碼並上載針卡,依然未能進入食肆。顯而易見,「紅黃碼」技術未臻成熟,當局卻急就章推行,完全不理製造了大量不便,加上規矩多多,程序擾民,難怪有人戲謔:紅綠燈指揮交通,紅黃碼老點港人!阿茂整餅,莫此為甚!
可以看見,「3+4」檢疫方案倉卒實施,坐滿3日疫監的入境者突然被要求提早離開檢疫酒店,本來已殺了一眾外傭僱主和商務客一個措手不及;詎料亂處未算亂,「紅黃碼」安排才是最令市民頭大如斗。
連日來,有關「紅黃碼」的投訴多如雪片飄來,本報接獲多宗個案,有市民確診之後,到第6、7天經快測證實無染疫,按照當局《防疫規例》規定,於第7天呈報檢測結果,紅碼理應轉為藍碼,殊不知「安心出行」系統一直不轉碼,多次致電支援熱線,又向衞生署等部門求助,皆無功而還。無病無痛的市民被迫繼續留在家中隔離,既無法上班,又無法外出,公司又拒絕計薪,若不用年假代替,便要被扣薪,苦不堪言。
又有市民一直未能在相關網絡平台呈報快測無確診結果,系統僅顯示「你的快測無染疫結果聲明不被接納」,令其不能上載快測圖片。另有抵港人士完成檢疫後,雖由黃碼轉為藍碼,惟使用「安心出行」時,居然無法進入食肆或政府場所,既感到不便復萬分尷尬。
事實上,港府原擬在8月5日公布「紅黃碼」安排,惟臨時取消記者會,延至數日後才公布,當時已傳出延期原因乃係技術性問題。好不容易「紅黃碼」終於面世,結果甩漏多多,直接效果就是非常擾民,令市民反感,對防疫亦不見得有甚麼幫助。更不必說,本報收到的投訴都是以在職人士居多,他們尚且被煩瑣的申報程序搞得頭大如斗,對於長者來說肯定更是大問題。單是快測後如何上載檢測證明,上載被拒或「亂碼」後如何處理,堪稱為難長者。
更荒謬的是,當局規定黃碼人士不得以顧客或訪客身份進入屬主動查核「疫苗通行證」處所,但在該處所上班的員工則不受此限。意即黃碼僱員可到主動查核「疫苗通行證」處所上班,但黃碼顧客則不准進入。兩者的播疫風險相若,偏偏一個可以,另一個不可以,到底道理何在?何況黃碼僱員可以上班,可以和同事、客人有接觸,唯獨不准到食肆堂食,難道上班期間沒有播疫風險,獨自吃飯也不會有口水橫飛的情況,偏偏只有到食肆堂食才是高危?那麼,黃碼食肆員工上班又沒有風險嗎?
一項政策甫推出即引發諸多不便,當中更不乏自相矛盾之處,不僅反映推行前思慮不周,更證明政策多此一舉。誠然,確診者有播疫風險,獲發紅碼限制其活動無可厚非,但黃碼人士都是沒有確診的,抵港前和抵港後亦已接受核酸檢測,並已在酒店隔離3日,其後4天更可照常上班,證明當局也認同這些人播疫風險微乎其微,那麼,為何不索性取消黃碼安排,予人方便?
再說,目前的「3+4」檢疫方案雖然已比之前大幅放寬,但對比絕大部分先進地區如新加坡早已開放門禁,入境不用檢疫不用隔離,日本等國家甚至連無打針的旅客也倒履歡迎,香港相對來說是相形見絀。如今還要弄出一個令人煩不勝煩的「紅黃碼」安排,不是趕客是甚麼?
香港投資基金公會最近的調查指出,近70%受訪公司認為,要吸引和留下海外及內地人才來港工作是「極其困難」或「困難」的事;35%的基金管理公司已將部分或全部辦事處的區域或全球職位從香港轉移至其他地區。折射出煩瑣嚴苛的檢疫措施以及「紅黃碼」安排,已成為本港趕客的不二法門。而且這僅是冰山一角,過去一年4個大型國際展覽先後轉投杜拜或新加坡,香港損失數以十萬計的高端旅客。至於兩間在港營運的郵輪公司,一間面臨清盤,一間撤出香港並將業務遷移至新加坡,至今未有郵輪公司重返香港,更令耗資82億元建成的啟德郵輪碼頭得物無所用。
為了防疫,香港人打完一針又一針,可以配合政府都盡量配合了,惟配合也要有個限度,政府起碼要讓市民知道,社會何時才能真正復常,「疫苗通行證」何時才能取消。現在的情況是,不管市民如何順從配合,防疫措施都恍若沒有盡頭,當局還要變本加厲,政策一項比一項擾民。更遑論一些出於健康原因一針不打的市民,出行受到無理限制,即使其他國家歡迎無打針的旅客入境,也因為出境後無法返港而只能坐困愁城。試問永無止境的防疫措施,對奉公守法的香港人公道嗎?人道嗎?
時間不等人,當消費券效應一過,零售市道勢必無以為繼,加上會展業、旅遊業、金融業、航空業相繼倒下,旅客過門不入,外資蟬過別枝,新加坡則坐收漁人之利。敢問高官,香港還能靠甚麼養活700多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