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濁揚清:失敗的又豈止通識教育-陳以瞻 評論員

2022年11月24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立法會日前開會,有議員翻通識科舊帳,批評教育局做事「縮骨」,將許多工作「推畀學校就唔理」,放任自流,最終鑄成大錯。坦白說,論香港教育之失敗,又豈止通識教育呢?
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曾經這樣定義國際觀:「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並且對這些事有提出觀點的能力」。通識如能好好教,可以培育出慎思明辨、具國際視野的年輕人,而非人云亦云、不明就裏便齊齊自掩一目來觀世界,被洗了腦仍懵然不知的真正港豬。奈何港產官僚不自量力,為政一味迷信「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了當做了,加上反中亂港勢力見有機可乘,毀人不倦黃師積極滲透,傾「狼」相授,當連鴉片戰爭、日軍侵華也可拿來替侵略者洗白,無王管的通識科又豈能不出事呢?
新西蘭最高法院日前裁定,最低合法投票年齡18歲構成歧視,意味國會將被迫討論是否把投票年齡降低。青少年是否足夠成熟得可以投票?看本地大學生多是腦囟未生埋之流,不是慶生慶到粉塵爆,就是有「老鬼」懶有型反枱,恃老賣老向Year One師弟妹怒喝,享受着權位帶來的快感,大概可知答案。
本來年輕人中若不乏年少早慧之輩,從小學習英語、觀看荷里活電影,飲西方文化奶水長大之餘,也能主動閱讀麻省理工學院榮休教授杭士基批判美國霸凌行為的著作、法國阿爾斯通高層皮耶魯齊細述親身經歷的《美國陷阱》等,那麼同學們尚且有望在課堂上群起力拒邪惡黃師來犯,情況也未至於淪落至舉牌「請求美軍登陸」那樣傻仔。惟正如杭士基說:「沒人會將真相灌輸到你的大腦,這是你必須自行找出的事情」,本地學生不但喜將思想外判,更不尊重真相,對其灌輸太多打機與韓流以外的知識,有否因材施教?值得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