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評:國際大戶打主意 港元前景須慎思

2022年11月2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正當中美博弈持續,香港經濟持續疲弱,資金撤出的迹象不絕之際,再有國際大鱷高調表示沽空港元,押注聯繫匯率制度脫鈎。國際炒家興風作浪時有所聞,本可平常心看待,惟不能否定的事實是,百年變局下,港元前景的議題備受關注,畢竟好多客觀關鍵因素已現巨變,作為一個務實和負責任的政府,不能只管「老神在在」發官式回應,長遠得着手為港元的去向作預案,以穩人心,有備無患。
今年以來,國際形勢詭譎多變,中美爭霸愈演愈烈,俄烏戰爭爆發,激化東西分裂,加上美國貨幣政策逆轉,通脹飆升,市場流動性由寬轉緊,為金融市場帶來震盪。奈何香港自身不爭氣,抗疫不周之餘,在疫情受控下,恢復經濟的工作與國際脫節,致使經濟遲遲無法有較顯著的恢復,而外資亦因為香港堅持執行各種防疫措施而轉投區內其他城市。
今年來金管局不斷入市接錢,銀行體系結餘已跌破千億元;出現回歸以來大型移民潮;以香港為總部的境外公司較疫前大減,皆在說明香港面對嚴重走資與人才流失,底子轉虛是不爭事實。每當經濟不穩,匯率波動,就容易成為外來攻擊目標,當年亞洲金融風暴亞洲貨幣受衝擊就是典型例子。香港靠聯繫匯率維持港元和金融體系穩定,但支持這體系持續的因素已起重大變化,引來關注非無中生有。
首先,美國的金融霸權受考驗,皆因長期印銀紙應付開支,政府債台高築,如今為了抗通脹而不斷抽高利率,勢增加經濟衰退風險,更會令政府債務成本急升。再看俄烏戰爭加劇去美元化趨勢,更多雙邊貿易選擇以本幣交易結算進行,畢竟美元霸權為別人帶來太多痛苦,就連產油國都在研究以非美元交易結算,可見美元的國際地位已褪色。長遠與美元單一貨幣掛鈎是否仍為最佳選擇,不無疑問。
其次,中美爭霸鬥得激烈,香港既是內地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戰略點,港元續安於與美元掛鈎,誠然難以令人安心。再說,中港兩地經濟的融合度處於回歸以來最高水平,未來更會進一步融入大灣區發展,論經貿連繫,內地對香港的重要性變得更高,而隨着內地經濟與貨幣政策走出與美國不一樣的發展道路,續與美元單一貨幣掛鈎誠然有商榷的餘地。
過去港元在聯匯制度下,港元變相就等同美元,故吸引境外企業來融資,並作為地區交易中心。不過,隨着中國崛起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經濟長期平均增速比美國還快,也是亞洲區的龍頭,各地都日益重視與中國的經貿往來關係,即使視中國為敵人的美國,目前仍是中國的主要貿易夥伴之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得因應國際形勢的變化,積極做大人民幣離岸資金池,研究發展人民幣的國際交易結算體系,長遠研究與包括人民幣的貨幣掛鈎,才能恰如其分當好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
個別國際金融大鱷咆哮,投資賺蝕與否非香港所關心。最重要的是,香港清楚自己的角色和處境,針對百年變局做好風險管理和改革預案,謹記時間不會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