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眉冷看:一場關乎生死之戰-陳偉強 大學講師

2024年07月11日 00: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今日西方的民主社會讓人失望,是因為政治與選舉機制徒具軀殼,儼然已失去了精神、靈魂。今屆美國總統競選,參選人拜登和特朗普舉行了首場電視辯論,兩位老人家出場見面時並無握手,一個多小時的辯論結束後,二人離開,也沒有握手道別。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民主國家,兩個總統參選人就連基本的風度也沒有,彼此猶如仇人見面,這樣子的民主,可謂有名無實。
最近英國舉行大選,工黨領袖施紀賢成功入主唐寧街10號。特朗普跟施紀賢政治取向不同,一個極左,一個極右,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特朗普竟然對施紀賢的當選態度漠然,就連一句禮貌式的祝賀也欠奉。
民主制度的可貴是在於和而不同,大家意見相左,也能互相尊重,我即使反對你的意見,也會誓死捍衞你的發言權。可惜到了今天,民主社會已然變質,變得最快,也變得最壞的,可能就是西方世界的老大哥美國。以今屆的拜、特之爭為例,表面上是公平的選舉,實際上殺機暗藏,論文明程度,可能還不如剛結束的伊朗總統大選。
伊朗被美西方視為邪惡軸心國,但伊國的選舉並不邪惡,候選人即使落敗,日子仍可如常過下去。美國的總統選舉卻不同,拜特二人所爭者不獨是選票,也是為往後日子的穩定和安全而爭。特朗普若敗選,拜登恐怕會在明處暗處,繼續利用法律作為武器追殺對方。同樣道理,特朗普一旦當選,很可能也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指示法律部門狙擊拜登,讓他無法安享晚年。正因如此,拜登幾乎要將今次選舉視作生死之戰,即使有鋪天蓋地的聲音,因他年邁而勸他放棄競選,拜老頭始終不肯也不敢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