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七公:「鍋包肉辦公室」為何惹吐槽-白非 政情觀察員

2024年07月11日 00: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內地黨政機構「部委局辦」序列中,「辦公室」是一類重要的設置。從中央到省市縣各級,普遍設立各類辦公室,如財辦、外辦、農辦,改革辦、法治辦、網信辦、金融辦,機構編制辦、軍民融合辦等。最近,吉林高調成立了一個新機構「鍋包肉辦公室」,並由商務局局長兼任該辦公室主任。
這一舉動達到了博出位的效果,但也惹來大量質疑群嘲。當地出面回應,該辦公室不增加編制,在現有機構基礎上掛牌。事實上,近兩年隨着一些地方「網紅美食」的興起,當地也有相關機構的成立,如柳州螺螄粉學院、天水麻辣燙協會,但都並未像鍋包肉辦公室這樣引發輿論反彈。原因在於前者是技術培訓機構或民間組織,而後者則帶有強烈的行政色彩和權力烙印。
若鍋包肉辦公室已到了非設立不可的地步,那只能說明當地行政效率低、營商環境差,凡事不來個辦公室就不會幹活。以此類推,以後是否還要再組建「小雞燉蘑菇辦公室」、「豬肉燉粉條辦公室」?反之,若可設可不設,在當下財政吃緊、高層號召各級政府過緊日子的情況下,就應不設。但鍋包肉辦公室終究是亮相了。一個辦公室成立,即便是不增加官員編制,但總要發文件、撥經費、搞評比、大檢查。無利不起早,如果沒有好處,官員們怎會有如此高的熱情去頂着輿論質疑去推動設立呢?
輿論之所以有強烈反應,實在是大眾對該類辦公室心有餘悸。相比部、委、局等機構,辦公室通常用來處理協調某項專門工作,類似於差遣使職,優勢是方便靈活。正因如此,其權限的界定就存在極大的彈性空間,成為跑馬圈地與利益割據的工具。
十多年前,鄭州、西安等地都設立了「饅頭生產銷售管理辦公室」。在北方的麵食大省,饅頭對於老百姓,差不多相當於汽油與汽車的關係,屬於頭號剛需。饅頭本來就要面臨工商、衞生、質檢、糧食、城管等多部門「九龍治水」。而饅頭辦成立後,大權獨攬,強令統一麵粉進貨渠道,辦理饅頭證件,開展執法檢查。市、區兩級饅頭辦爭權奪利,各自為「饅頭證」開價,甚至為搶奪罰款大打出手。
成立容易撤銷難,在這樣的情況下,饅頭辦依舊存在多年,饅頭行業被搞得烏煙瘴氣,唯一的贏家就是操盤的官員,賺得盆滿缽滿。西安市糧食局局長兼饅頭辦主任李西安後來外逃,去年被中紀委緝捕回國。身兼二職的李西安,當年一手管麵粉供應,一手管饅頭生產,哪個企業敢不唯馬首是瞻?
說到底,無論饅頭辦還是鍋包肉辦,都是政府職能錯位的產物。「官本位」思維根深柢固,權力插手一切,將市場作為附庸。其實,淄博燒烤、天水麻辣燙的火爆,恰恰是市場自發的產物。試圖用「看得見的手」來烹調鍋包肉,恐怕到頭來變了味道,縱然曇花一現也難以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