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Chilam鎖定女神跨過感情紅燈
無可否認,張智霖名副其實是個命運贏家。外形、事業及家庭都令人既妒且羨,當事人卻未感與別不同,「珍惜與知足」才是他經營人生的王道。入行以來最大的得着是認識袁詠儀,明年將首執導演筒邁向事業另一新階段,凡此種種對他來說都是「因緣際會」。佛家常言道的「隨緣」,絕對是張智霖的座右銘。

張智霖(Chilam)15年前遇上經典角色「初哥哥」,劇集出街時刷新收視紀錄。15年後的今天,他與台前幕後再續前緣,將故事延續並搬上大銀幕,電影上映前已勾起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這套《十月初五的月光》電影版,原來是Chilam入行以來拍攝期最長的一套:「足足拍咗8、9個月,開工組數亦多到數唔清,期間要等陳喬恩拍完第二組戲嚟交人嘛。拍呢套戲精神上係辛苦嘅,我相信觀眾某程度上會比我更加了解同清楚『初哥哥』呢個人,就係因為呢點,我覺得要小心演繹角色,步步為營呀,不能多亦不能少。」

君好長大了 阿佘文靜咗

相隔15年後與舊拍檔於大銀幕重聚,Chilam自言珍惜這難能可貴的機會,尤其大家早已各散東西。當年與「君好」佘詩曼的緋聞炒得火熱,他今天大方笑說:「佢畀我嘅感覺瘦咗好多,冇晒啲Baby Fat,而且個人文靜咗好多,我諗大家都成熟咗喇。其實近排追睇番劇集重播,我先發現原來我哋班人當年真係好有活力、好嘈!」

Chilam眼中的初哥哥懂得大愛精神,甘願成就他人幸福而犧牲自己:「初哥哥擁有偉大嘅情操,呢樣嘢我未必及得上,但就係演完呢個角色令我更懂得愛,我覺得依家嘅自己,應該可以為愛人付出好多,然後將自己擺到最後。」戲中初哥哥與君好相隔多年再續前緣,Chilam直言現實生活中,也曾遇上類似的經驗:「都有試過喺街撞番以前女朋友嘅,咪大家點頭打個招呼囉,但真係冇諗過要交換聯絡電話喎,或者正所謂:『只望停在遠處,祝君安好!』緣分嘅嘢有時就係咁喇。」

寄望魔童 開心快樂就好

Chilam處事隨緣,不認為入行帶來的名與利很重要,他反而感激上天因緣際會,賜給他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能夠認識袁詠儀(靚靚),他直言是他加入娛樂圈最大的得着與福氣,放閃程度簡直旁若無人﹗談起與靚靚相識、相處到定情,連日來忙於宣傳工作的Chilam倦容中泛起幸福微笑:「真係喎,如果我冇入行又點會識到佢呢?可能安排我入行就係為咗佢,我當年坐喺屋企睇處境劇《我愛玫瑰園》,已經覺得呢個女仔好正,點知入咗行有幾次喺無綫化妝間撞到佢,諗番當時真係緊張到連招呼都唔敢打,但係表面扮冇嘢囉。到後嚟有人搵我返內地拍電影,竟然係佢做女主角,雖然一早講明冇對手戲,但我心情已經相當忐忑!」

當大眾男神遇到心儀女神,對方更主動邀約打邊爐飯敍,彼此關係自然水到渠成,Chilam更搞笑地戲言:「莫非我前世殺咗佢全家,今生緣分會咁深?」不過由於當時Chilam大部分時間留在內地工作,兩地相思的後遺症除了是動輒過萬元的長途電話費外,亦無可否認令感情一度轉淡:「最長試過幾個月冇見,坦白講係有亮起過紅燈,但見番面,生疏感又漸漸遠離,冇問題囉。」這段婚姻為張氏夫婦帶來了一個活潑好動、小小年紀已有自己一套想法的囝囝魔童:「佢諗嘢有時可以掉番轉頭啟發到我。(對佢有咩寄望?)想佢繼續開開心心,同埋幸福快樂,最緊要做一個好人。」

原來靚靚對Chilam的影響不只於愛情方面,信仰亦令他重新有所領悟:「阿靚篤信佛教,但我覺得箇中嘅道理真係需要啲時間去領會同思考,直至大約千禧年左右,寧波車啱啱嚟香港同我哋見面,我就喺呢個時候決定皈依喇。」這對模範夫婦近年總愛在節日出海放生,又會偕同好友伍詠薇及蔡一智等每年一度到普陀山朝聖及旅行,洗滌心靈,夫妻情自然有增無減。

一個隨緣的人,選擇工作當然也隨緣。據Chilam表示當初並不是鐵了心一定要入行,畢業後反而曾幻想當個工業設計師,過平穩的辦公室日子:「所有嘢都係無心插柳,我又冇參加歌唱比賽,又冇諗過讀訓練班,不過如果當Industrial Designer設計吓啲杯、風筒咁,都係需要天馬行空同無限創意嘅。」對於刻下得到的一切,Chilam抱着感恩之心,坦言知足才是最重要,入行20多年經歷的種種,他笑說:「從來冇唔開心過。(中間有段日子突然消失咗。)1997年前後返咗內地拍劇,算係第一批北上工作嘅香港藝人,當時入組會發現得我一個嚟自香港,其他多數係內地或台灣藝人,冇嘢做就匿喺房練吓歌、睇吓書咁囉,依家琴棋書畫咁叻都係嗰時練番嚟,哈哈!」

張大導你好 新嘗試全力衝

飄洋過海的無定向生活或許悶了點,但對於一早被送到澳洲留學的Chilam而言,完全沒有思鄉問題,反而於經濟方面為他定下了相當良好的基礎:「如果唔係點娶老婆呀?講真當時內地嘅拍攝制度唔係咁完善,但如果好完善嘅話,人哋就唔使搵我啦!」所謂的「唔完善」令他多次目擊大型打鬥場面,較明刀明槍的武打戲更恐怖:「你知啦,喺內地拍戲好多時都租用影城,但影城又會開放畀遊客睇拍戲,有時街外人企到好埋影響咗拍攝,啲工作人員日拍夜拍難免躁底,一言不合咪打起上嚟囉,着晒古裝揸住寶劍嚟打,男男女女混戰,真係嚇你一驚!」

對於未來工作的展望,最新鮮熱辣的要算是明年下半年Chilam有望變身「張大導」﹕「有內地片商搵我合作,係一部喜劇嚟嘅,之前已經飛咗上北京同佢哋開會。希望我會係一個好識得講故事嘅人,可以成功說服到演員聽我嗰套,你知啦,演員有時最叻包拗頸,我都係咁啦。(演埋一份?)唔會考慮喇,真係唔想咁辛苦,況且做嘢一係唔做,一做就要成功,起碼口碑、票房都要見得人,如果唔係就死路一條!」他表示導演路一定不會走「高檔」路線:「唔會曲高和寡同閉門造車,因為拍電影始終係一個商業行為,唔係只要嚟滿足自己嘅。」

後記:得天獨厚

1992年出道的Chilam某程度上是陪着大家成長的,這位不老的男神(雖然他不太喜歡這個稱號)亦說:「就係知道『張智霖』係屬於大家嘅,作為公眾人物要盡量慎言防行,起碼唔可以吸毒囉。」問到其「凍齡之術」,他思前想後也答不出來:「又真係冇咩保養喎,我唔太享受做運動嘅。你知我咩都食啦,玩起上嚟更唔知時間,甚至會通頂!」得天獨厚有時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