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郭千瑜望做阿田第二

2016020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千瑜讀藝員訓練班時曾被鄭丹瑞怒斥,自此決心放下自我,努力鑽研演技。

無綫藝員訓練班出身的郭千瑜入行兩年,起初因害怕面對群眾及鏡頭而被導師鄭丹瑞怒斥,後來下定決心克服,終由零對白變有戲演。千瑜表示欣賞視后田蕊妮演技收放自如,望有朝一日能有對方般的成就。

郭千瑜是第26期無綫藝員訓練班畢業生,入行不經不覺兩年多,對演戲零概念的她,開學沒多久便因要於同學面前獨自演一段戲而被嚇窒,她說:「要對鏡頭同咁多人,初頭真係驚,鄭丹瑞係我哋導師,佢會鬧,話企出嚟就企出嚟,唔好閃閃縮縮,如果唔係就門口喺嗰邊,你可以走,仲話我哋咁辛苦先入到嚟,唔應該放棄。」經過對方一番訓話,千瑜決心放開自己,兼且每晚對鏡練習表情。

首出外景凍到僵

於短短3個月的課程中,千瑜除學習演戲,還有不少功課,她說:「完成課程後,公司安排我參與唔同劇集,好記得《On Call 36小時II》我演病人,呢集出街之後,好多朋友問我點解喊得出,因為我冇對白,好多時間培養感情。」演出獲友人好評,千瑜坦言滿足感大增。隨演出機會增加,千瑜於台慶劇《張保仔》及《公公出宮》亦有機會拍外景,她說:「第一次出外景係《張》劇,喺橫店零下2度,真係凍到黐暖包都好凍,食飯拎筷子隻手僵硬。《公》劇係目前比較重戲份嘅,戲入面同陳國邦、蕭正楠有少少感情戲,仲有喊戲。」

驚嘆極速入戲

為提升演技,千瑜不時留意同劇前輩演繹時的神韻,她透露拍攝劇集《忠奸人》期間,有場戲講田蕊妮於監獄被其他囚犯欺負,她驚嘆對方入戲速度快到爆,她說:「我哋要打佢同扯佢頭髮,初頭真係唔敢,但佢又好配合好專業,一埋位就入晒戲,喊到面都紅晒,好犀利!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到佢咁。」

一句對白十種演繹

女人青春有限,千瑜透露入行初期未有設定於娛樂圈的期限,也沒有想過要有甚麼成績,反而每當得到演出機會,即使僅得幾句對白,也會為每句對白想出10種演繹方法,她說:「我一句對白可以背成晚,仲睇埋其他人對白,有時演員唔記得接下句,我都可以提提佢。有次助導問我點解記埋其他人對白,亦因為咁對我印象好深刻,跟住下套劇又有搵我,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