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謝安琪拍劇捱到殘再開要諗諗

201605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入行十年想搵新衝擊,謝安琪選擇咗拍劇。

謝安琪去年接拍無綫重頭劇《殭》為入行十年尋找新體驗,第一次拍劇沒有讓她失望,帶來最辛苦的工作挑戰,捱過日夜顛倒的半年,除了意外地擴闊音域,提升唱功,心靈也煉成鬥志,突破心理障礙。不過,講到再拍劇,她笑稱要慎重考慮!

唱歌拍劇日夜顛倒

入行十年的謝安琪為尋求突破,由樂壇跳入公仔箱,首度為無綫拍劇集《殭》,拍攝雖然比預期順利,不過做開歌手的她唔慣開工時間長,加上要日夜顛倒、捱夜捱凍,難怪她坦言是入行十年來捱得最辛苦!

《殭》係自己第一次拍劇,拍之前預咗好艱辛,做足心理準備,拍嗰陣辛苦,但係比預期順利。平時做歌手開工唔會咁長時間,拍劇仲要日夜顛倒,我做殭屍多數夜晚戲,又要捱夜、又凍,拍咗六個月,聽講話呢套劇拍攝超時締造咗歷史,鄭嘉穎都話係佢入行以嚟頭三套最辛苦嘅劇,自己覺得最辛苦係體力付出,要保持狀態半年時刻投入角色。平時瞓好多,都以為會捱唔到眼瞓,但拍戲係群體工作,一開機力量就唔知喺邊度嚟又冇眼瞓,最辛苦係有段時間拍劇仲要去做顧嘉煇演唱會,嗰十二日基本上冇乜點瞓過,每日朝早拍劇收工就去綵排,唱完騷就去拍通宵戲,可以話入行十年以嚟最辛苦,真係可以叫做捱!

唔嗌唔知身體好

拍完之後唔止我驚咗拍劇,我哋成Crew人都驚晒,將來再拍劇真係要慎重考慮。當初係我落呢個拍劇決定,嗰陣係自己入行十周年,想做一啲未做過嘅嘢體驗一下,其實都有少少畀王菀之、阿聰影響,不過冇後悔,今次係好好嘅體驗,因為曾經爆肺,個肺唔係咁好,所以以前做嘢好錫身,冇必要唔會用咁多聲,但係拍戲冇得就,無論幾凍都要着住戲服,又要淋住雨拍,我發覺意志力好緊要,做殭屍要嗌得好犀利,拍完之後發覺自己衝破咗心理障礙,音域闊咗、體力好咗。曾經拍廣告吊威吔吊咗廿幾個鐘,真係嚇親,吊到抑鬱!

今次知有好多打鬥場面本來係有啲驚,但係拍完之後克服吊威吔陰影,仲打得好有型添!自己現實唔打得,所以更加想扮型、扮打得試吓做打女,以前以為做唔到嘅嘢,原來係有能力做到嘅。

高人指點保戲勢

雖然謝安琪拍過戲又演過舞台劇,但今次初嘗拍劇,又是另一番滋味!多得一眾「高人」指點,令她演出有番咁上下!最Sweet當然是老公張繼聰密密探班,又拜託工作人員睇住,想唔感動都難!

以前拍過電影、演過舞台劇,但係電視劇係另一樣嘢,每集一個鐘,好玩嘅地方可以細緻啲,可以畀角色慢慢發展、鋪排。事前都有問老公,自己覺得好有福,未開拍撞到胡定欣、楊怡、萬綺雯、徐子珊,佢哋都畀好多貼士我,好似叫我要保持體力、狀態,要取捨去拍一啲重頭戲,好多謝大家唔吝嗇咁教我。仲要好多謝白只,佢係我好欣賞嘅演員,嗰陣佢咁啱有個半月空檔,佢就做咗我嘅演戲老師、教練,每日嚟我屋企同我備課、分析劇本、逐場戲同我研究點做。去到拍嗰陣直情現場跟住我畀意見,做得好嘅叫我保持住,畀咗好多信心我,對我幫助好大,自己第一次拍劇乜都唔識,又冇學過演戲,有個咁有演戲經驗嘅人喺度差好遠,阿聰見有白只喺度都好放心。

老公背後 打晒招呼

阿聰平時都有搵我幫佢練對白,睇佢點樣決定做一個角色,好似佢做一個歷史人物佢會睇好多書,正傳,自傳、野史,所以都鍾意同佢一齊準備演戲、對戲,好佩服佢,同佢對戲時我做過好多角色,做過王菀之、連男人都做過,哈哈!阿聰嗰時拍緊《收規華》,雖然冇時間同我對劇本,但係佢好關心,成日過嚟探班,睇吓我做成點,又同演員、監製收吓風睇吓我拍成點,又同所有道具、燈光、龍虎武師打晒招呼,話我老婆第一次拍嘢,同我提點吓佢,啲師傅見到我話應承咗聰仔睇住你,好多人同我講睇住我,哈哈!好溫馨!令到我好感動!

其實之前好多機會邀請我同阿聰一齊合作,拍戲、唱歌、演出,但係我哋都推咗,想留番發展空間畀大家,現實生活已經係夫婦,如果再用情侶檔、夫妻檔演出,嗰個發展、創作空間會細咗,暫時唔考慮夫妻檔演出。

天敵變情人埋嚟咀

謝安琪首度與鄭嘉穎合作,已經要演情侶兼拍咀戲,緊張是在所難免,二人事前亦有溝通,拍攝順利,而她拍攝前亦先向老公張繼聰備案。

今次同鄭嘉穎唔止係第一次合作,記者會更加係第一次見面,佢有畀意見我,學到好多嘢,佢知我新人緊張,叫我當玩咁去做。戲裏面講我哋本來係天敵,佢係不死人,我係殭屍,慢慢發生感情,後來成為情侶,戲裏面同鄭嘉穎有咀戲,佢就經驗豐富,我就好緊張,大家事前都有溝通,佢叫我唔使緊張,話呢啲係本能嚟,要錫就自然錫埋嚟,唔使諗咁多,鏡頭會就,咀戲唔算多,都係點到即止。

拍嗰陣都有話畀阿聰聽,佢冇嚟監場,大家唔會限制對方工作,我都唔會話你接咗套戲唔可以有身體接觸,呢個年代正常感情戲都會有呢啲情節。陳凱琳因為阿聰同佢拍《四個女仔三個BAR》而認識,佢份人好開朗,劇裏面做我個妹,本身我冇兄弟姊妹,好恨有細佬妹嘅感覺,所以拍戲好自然流露,拍完之後佢都叫我做家姐。

後記:點可以唔提張繼聰!

謝安琪希望保留創作空間,暫時不考慮與老公張繼聰合體演出,不過,訪問中每次講起阿聰,她都自然流露出甜蜜笑容,甚至乎崇拜的神態;而阿聰在訪問中亦不時提起妻子滴點,夫妻默契在字裏行間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