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勝狙擊》劇透:冠一為司徒省報仇

2017020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結局篇喇~

第二十一集 (02/06)

在司徒省(潘志文飾)的指導下,眾門生一同在叢林中尋找月華(陳秀珠飾),但根本不知綁匪在哪,於是他們只好想辦法引綁匪出來。另一邊廂冠一(陳展鵬飾)與駿昇(單立文飾)互有輸贏,天龍(吳岱融飾)覺得駿昇有心拖延時間,突然拿槍出來要與駿昇賭命;李亨與麗芬終於找到綁匪,李亨(徐榮飾)不小心被綁匪斬傷,而麗芬(趙希洛飾)更被挾持。輪到天龍賭命,冠一忍不住提出要代替天龍賭下去,天龍大喜。月華回到家中,駿昇指已為月華辦理離婚手續,之後他們會重新開始。冠一與眾同門聚餐時表示會退出江湖,不再理江湖事。柏義(陳山聰飾)在股東大會上,提出罷免駿昇主席之位,林磊(黃子雄飾)突然和議。

第二十二集 (02/07)

林磊成功搶走主席位置,林磊以為駿昇要發火時,駿昇竟感謝他。柏義與林磊巡視賭場,林磊借機奚落柏義,更暗示柏義不要再戀慕美詩(莊思敏飾)。司徒省勸柏義不能出賣朋友,但柏義指司徒省沒有資格罵他。余老闆(林偉飾)想問林磊發新賭牌的事,更提出與林磊合作,但被林磊一口拒絕。天龍知道林磊做了主席,把怒氣發洩在柔紫(呂珊飾)身上,這時林磊與柏義突然出現;林磊指一星期後會收回蔣蘆;林磊離開時,天龍從後追出來並向林磊開槍。林磊與美詩纏綿時突然手震,並要送院。林磊見到柏義成為代主席強要出院,但在途中突然中風。

第二十三集 (02/08)

柏義成為集團主席後,覺得自己已成為澳門賭業的大哥。駿昇擔心林磊狀況,指二人從小認識不能不理他。冠一傳短訊給柏義,指他知道林磊中風與柏義有關,要他立即收手。余老闆約柏義談合作的事,直指柏義沒有名氣所以要求佔大份。阿西(徐忠信飾)與家聰(謝可逸飾)搬來了正花(林夏薇飾)樓下,阿西請冠一向兆良(黃子恆飾)守秘,因為是正花有負兆良在先。駿昇陪曦昕(傅嘉莉飾)與月華去購物,原來他早有安排讓司徒省與冠一見面。司徒省想對付柏義,但冠一叫司徒省要小心點。司徒省急召柏義,柏義警告眾人不要再挑戰他。柏義向天龍提出收自己為義子。

第二十四集 (02/09)

警方向李亨等人交代司徒省的死因,眾人傷心更指這事一定是柏義做的,但警方卻找不到任何證據。冠一決定回澳門找柏義報仇,但駿昇指正花現在懷孕,他要照顧正花不能回去。在司徒省的葬禮上,柏義突然出現;冠一要柏義進入後堂見司徒省最後一面後,指要與柏義斷絕關係。駿昇與冠一回澳門後,第一件事就是探林磊;這時柏義的手下來到,稱已為林磊辦了出院手續。駿昇回到公司提出罷免柏義主席身分,但其他董事都紛紛離開。柏義約駿昇與冠一去蔣蘆,兩人才知道柏義與天龍正式上契。


第二十五集 (02/10)

駿昇等人見美詩,美詩坦言如果出賣柏義的話會有生命危險,而柏義答應會給她一億,駿昇聽到後立即答允給五億。駿昇坦言林磊仍在柏義手上,要救到林磊才能取得公司控制權。正打理賭場的柏義收到消息指有一班老千在賭場不停贏錢,豈料柏義竟叫手下不要再理會。駿昇與冠一衝上柏義辦公室警告他,不要再用老千詐取賭場資金。正當柏義為冠一的事煩惱時,他被柔紫的話啟發了,想出能對付冠一的方法。阿西在街上發現兆良,他怕兆良是來報仇的;正花以為兆良是來找她的,但她發現兆良已經有女朋友。

第二十六集 (02/11)

冠一指整天都找不到美詩,不知下一步應怎樣行;柏義對下屬指美詩突然辭職,他將會兼顧公關部的工作。曦昕與家聰衝問柏義有關美詩下落,被柏義手下打傷。柏義的手下查出拳皇的銀行戶口內突然多了二千萬,柏義即去問個究竟。冠一與駿昇突然出現與柏義等人搏鬥,冠一更趁機帶走林磊,可是天龍出現更命令冠一留下林磊。醫生檢查完林磊的身體後指他身體中毒,將來不能完全康復。柏義見到冠一在會議室,之後開會時駿昇與林磊突然出現,駿昇提出動議要罷免柏義,柏義指林磊已中風不能說話。

第二十七集(大結局) (02/12)

正花對醫生說發現胎兒有異樣,但醫生指這是她精神太緊張之故。駿昇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叫冠一先回香港看守正花,但冠一拒絕。駿昇請了冠一與他的同門去吃飯,更送給每人一份禮物後,當眾向月華求婚。駿昇婚禮當日,天龍突然持槍出現並在婚禮上大開殺戒,駿昇維護月華離開時被天龍打中,二人中槍後倒在血泊中。冠一追着天龍到蔣蘆,天龍打傷冠一欲逃離蔣蘆,卻發現地道被封,於是折返欲殺害冠一。醫生搶救駿昇後,指駿昇將無法再行走;駿昇醒來後即問月華情況,曦昕不想把事實告知他。

正花在夢中再次見到兆良,更為此驚醒。冠一致電正花,指已找到柏義的殺人證據,但正花卻沒有甚麼反應。冠一與眾同門慶祝並準備返港時收到正花來電,但傳來竟是兆良聲音,他要冠一在二十四小時內從獄中救出柏義。柏義被冠一救出,卻拒說正花所在。眾同門偷偷地去救正花,卻誤入兆良的陷阱。冠一與柏義來到山頂,柏義指要與冠一個玩遊戲。兆良把冠一與柏義的決戰直播給正花及眾人看。林磊推着駿昇去郊外時,突然用力一推想把駿昇從高處推下去。另一方面,兆良則準備殺死正花肚中的胎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