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欺凌】莊思敏當睇唔到 張文慈被話公廁險自殺

2020年08月01日 19:07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網絡判官隨時變殺人兇手…
網絡世界愈見發達,網絡判官亦愈來愈活躍!近年網絡欺凌事件愈演愈激烈,不時「搞出人命」,日韓紅人包括Sulli、木村花甚至三蒲春馬,全部被傳因抵不住流言蜚語而選擇走上絕路,近日連Ellen Degeneres都被網上控訴。一眾藝人對網絡欺凌多數敢怒不敢言,惟有冷暖自知。
莊思敏:「網絡欺凌當然有,多數係攻擊性留言,例如我之前做過微調手術,佢哋會幫我改花名,近年社會運動,會因我嘅立場而攻擊我。我唔會理留言,大家有唔同想法,佢哋喺網絡上面講啲不負責任嘅說話,我唔會太認真去處理,如果你太認真去睇,真係會影響心情,惟有當睇佢唔到。」
王卓淇:「有時都遇到有網友批評我嘅樣貌同身材,佢哋故意攻擊我,因為樣貌係天生,咁樣係人生攻擊我,如果話我演技唔好,我會聆聽,我會作出改善,但個樣生成係咁,點改都改唔到,所以我多數見到呢啲留言都會舉報,唔會放上心,做人最緊要開心,個人要放開啲。」
張文慈:「坦白講我除咗試過被粉絲網絡攻擊外,更試過有網民惡評我嘅私生活。我覺得依家做藝人同以前好唔同,網絡世界實在太犀利喇,無論件事係真定假都好,都有機會被人講,最初我梗係有唔開心啦,最離譜係話我抵死、男人公廁咁,我都有媽咪生嘅,點解要畀人咁話呢?好彩我喺神嘅保佑下變得夠強大,如果唔係都有可能自殺㗎。呢方面依家我學識自我調節,選擇性咁睇留言囉,唔會再為咗佢哋嘅說話搞到自己唔開心。做人最緊要對得住自己,依家即使係係普通人都會受到攻擊,何況藝人?最緊要做好自己囉。」
曹永廉:「呢年嚟我都飽受攻擊,去年我被指表明立場後,可以講成日被恐嚇,鬧我唔緊要,仲要叫我啲屋企人去死、又騷擾我嘅客戶,最差係整埋靈堂出嚟添。情形可以講係好嚴重,我覺得政府應該加強管制,好多人都以為隱瞞身份就惡意相向,雖然我唔係好驚,但唔代表所有人都負擔到呢類無形的壓力!」
女子組合Bingo成員Odilia(陳康琪):「我都試過被網絡欺凌,試過inbox我,講啲好難聽嘅說話,有時係問候我屋企人或性騷擾嘅說話,初時會覺得點解會發生喺自己身上,人哋點解會咁睇我呢?嗰刻會諗我係咪做咗啲乜?有段時間我post啲乜都好有壓力,令我小心咗說話。」對於有日本藝人因為網絡欺凌而了約生命,她就覺得面對網絡欺凌或外界的誤解,自己要保持清醒:「要諗對方喺咪咁熟悉自己呢?有時自己係咪表達得唔好,有啲嘢未呈現晒出嚟而令人誤會咗,無論男或女,作為公眾人物可能一啲言語上會受到攻擊或責備時,我覺得唔使為人哋嘅說話而介懷,網絡上有啲人講嘢係唔需要負責任,係單方面消費咗自己,對呢啲我會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