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勁冇人講】重陽鬥登高?世界極限攀登狂人

2021年10月14日 13: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從前重陽節,大家登高避瘟,但時至今日,大家不等重陽,自己都鍾意四圍登高,為了自拍「打卡」甚至攀上參天高樓頂,以身犯險危拍,睇見都膽戰心驚!以下幾位極限攀登狂人,你又見過幾多位?
俄羅斯狂人 Alexander Remnev
在2014年時,有位來自俄羅斯的19歲少年Alexander Remnev,竟與3名好友徒手攀上樓高80層的香港中環中心,在346米高的樓頂上玩自拍,全程「零」安全措施,如同玩命,Alexander之前還挑戰過杜拜包括公主塔在內的多座高樓,每段影片都令人膽戰心驚。他們是被稱為「Rooftopper」的天台危攝者,近10年在俄羅斯及烏克蘭都特別活躍,戰鬥民族的嗜好,確實非比尋常。
最危險女人 Angela Nikolau
大膽勇悍的,豈只俄國男生,就是漂亮的俄妹,也是膽粗過人。Angela Nikolau是被稱為「最危險女人」的俄羅斯冒險家,她放在自己社交平台的極限自拍,不是在高空穿長裙Catwalk,就是玩擘腿或做瑜伽,在幾年前她更來過香港,跟丈夫一起攀上過青馬大橋的橋塔頂自拍,影片看得人腳仔軟,就算跌不死,都驚她違法闖管制區要被罰5千兼坐牢半年。
橋頂翻觔斗 James Kingston
Rooftopper也不是只有俄羅斯人敢做,像英國的James Kingston,就是一位不斷挑戰世界各地高樓的年輕冒險者,最驚心動魄一次,就是聯同他的烏克蘭好友,一起攀上莫斯科大橋橋頂,還要跳起來個後空翻,看表情就知連他自己都驚;而他那位烏克蘭朋友,也非等閒之輩,他隨隨便便,都可以在半空跳下玩懸垂,俄國人真是不可思議。
徒手攀岩傳奇 Alex Honnold
Rooftopper很能博到關注,甚至有機會賺大錢,但若失敗卻隨時GG,反而想介紹大家認識的,是以下這位美國野外攀岩高手 Alex Honnold,他是世上第一位能以徒手攀登方式,獨自攀上美國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酋長岩」的人,真實過程更拍成了2018年傳記紀錄片《赤手登峰》(Free Solo),該片先後獲得英國電影學院獎,及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等多個獎項。徒手攀登是沒有保護繩、沒有安全裝備的極限運動,死亡率高達50%,紀錄片完整紀錄了Alex Honnold以攀登酋長岩為目標,備戰8年直至完成挑戰的過程,他的認真與專注,激勵了無數攀山者。
山藝教練.完攀山壯舉
人稱Paul Sir 的張志輝,是香港首位於2日內連登2個海拔8千米山峰,包括珠穆朗瑪峰及洛子峰的攀登者,他受到Alex Honnold的啟發,在疫情期間進行了一個「Project Alone」計劃,在1天之內,以Rope Solo方式獨自連續攀登獅子山、魔鬼山、飛鵝山3座山,過程亦被拍成《Project Alone》紀錄片。
究竟徒手攀岩(Free Solo)跟傳統攀岩有甚麼分別?現為運動攀登及山藝教練的Paul Sir,這樣解釋:「最主要分別,是徒手攀岩沒有任何安全裝備,攀爬者可能只帶一個粉袋,靠他身體的能力去完成攀爬;而傳統攀岩,就會有一些安全點,進行攀爬時會有安全帶、繩索等。」
徒手攀岩.用生命賭博
明知危險,為何徒手攀爬者冒如此大風險去攀岩?Paul:「徒手攀爬若失手,便可能會嚴重受傷,甚至有生命危險。亦因為有如此大風險,當他完成了路線,便可能有另一層次的滿足感。我自己本人,就不主張人去玩徒手攀爬活動,你基本上是用你的生命去進行『賭博』,在爬山人心中,上山不是難,下山安全回家才是重點。」
對於Rooftopper這類危拍現象,Paul這樣看:「Rooftopper可能想去一些普通人去不到的地方,拍一些不同角度的照片,我覺得他們是追求不同的東西。近幾年流行『打卡』,很多時為了拍一張美照,就在一些很危險的位置拍照,因而發生很多意外,作為山藝教練,我極不鼓勵人為拍美照而冒風險,例如你站石上,你怎確定石頭不會鬆?若有事來不及反應,便極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