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騷意外4個月︱演唱會舞者發公開信 揭綵排嚴重不足

2022年11月25日 22:17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男團MIRROR在今年7月28日在紅館舉行第4場演唱會時,不幸發生墮屏意外,兩位舞者李啟言(阿Mo)及張梓峯當場受傷,阿Mo更是留醫至今。今晚(25日)一班自稱是當日涉事的24位舞蹈員,透過社交平台帳號「hk_performers_concerns」,向公眾及傳媒發出一封「舞者的公開信」。
信中指「此刻在不妨礙司法公正的情況下,以情況綜述的形式向公眾披露表演者在是次演唱會中遇到的困難及交代我們的近況。」又稱非針對任何單位,用意是希望各界能對是次演唱會事故有更多認知,期望引起社會關注及正視,以杜絕同類悲劇再度發生。對於本月11日政府發表的意外調查報告,公開信對此是以「我們感到極度震驚及失望。」來形容:「我們早於演唱會的前期階段便認知到舞台有潛在危險——忘記了從何時開始,我們踏上台板表演之前互相說的不再是『Good Show』,而是『萬事小心』」、「看到虛報數字落差之大,我們禁不住在心中吶喊:為何上天如此的不公⋯⋯為何他人怠忽職守所種下的惡因,卻要賣力演出的我們代其承擔惡果?」
這群舞者稱意外發生至今,他們反應不一,包括持續尋求心理輔導及情緒治療、嘗試克服陰影重拾工作、甚至有部分舞者決定暫別舞台:「我們相信同為受害者的Mirror成員亦是同樣。作為當時和我們一起站在同一個舞台上表演的藝人,他們在身心靈上和我們承擔著同樣的風險。」他們稱跟MIRROR合作不止一次,並建立了信任和深厚感情,所以當初知道MIRROR開演唱會是感到自豪,怎料最後竟發生意外,而意外後雙方有保持互相關心。
公開信指,24位舞者和合作的舞蹈公司Studiodanz的僱傭關係,由於仍在刑事調查當中,故不方便作出更多回應:「我們基於精神、情緒狀況以及個人考量下,就一些事故後的生活補助與主辦方MakerVille和大國文化達成協議。」更稱雙方雖已達成基本協議,但舞者認為有後續處理需進行外,更提出多個遇到的困難及安全隱憂。
首先提出的問題是:「表演者、舞台機關及特效綵排時間不足」,指「藝人與舞蹈員只有僅僅兩天時間進入紅館綵排,而每一首表演曲目僅有十五分鐘時間讓表演者踏上台板進行排練,綵排時間嚴重不足。」因舞台有不少機關,認為需時熟習舞台及走位,「我們從六月開始日以繼夜地進行排練,準備了共十數首有舞蹈部分的表演曲目,結果大部分表演曲目連基本順序踩位都不夠時間完成。」、「本來綵排的時間已極度缺乏,再雪上加霜的是連最基本的、完整的Full Dress Rehearsal也沒有。大部分機關、燈光及煙花效果我們都是在演唱會的首場演出才初次看見。例如《Ignited》項目中於全體舞蹈員頭頂上空運作的升橋機關,我們在舞台表演當刻才與觀眾一樣,首次看到其實際運作。」
煙花特效方面,公開信稱「部分煙火特效從未於綵排期間給舞蹈員實際展示,由於沒有進行過一次完整的Full Dress Rehearsal,舞蹈員於7月25號演出當晚才首次親身體驗絕大部分煙火效果:舞蹈員對於其規模、噴發時間、噴發位置等重要安全資訊於上台表演前均無清晰認知。」、「7月28號演出當晚我們於升降台台底準備出場表演《King Kong》項目前才被告知原定噴火效果將會轉為噴發煙花,緊急改動之下卻沒有其類型、噴發時機、噴發位置等重要安全資訊的清晰指引。」
他們聲稱此刻選擇向公眾披露這些資訊並不意在針對任何單位,更不希望引起無了期的追究或指責;只是希望表演業界及公眾能引此事為鑑,為表演者提供更多保障及一同改善行內風氣,為了能就這次事故提供更全面妥善的後續處理,他們提出五大訴求,如下:
一‧主辦方對外披露其獨立調查報告,增加事故透明度。
二‧調查小組同時調查綵排入台等前期狀況,真正了解災難發生的前因後果。
三‧藝人管理公司就事故出面回應,承擔媒體位置,不要再讓同為受害者的MIRROR成員承受輿論壓力。
四‧業界未來為舞台安全議題作出根本性改變。
五‧邀請表演行業相關人士聯絡我們,共同思考我們在自己的位置上可以有甚麼實質行動帶來改變。
舞者們指出他們為此付上了沉重的代價,期盼業界未來有更健康的生態發展,讓每位表演者得到他們應有的尊重,讓悲劇不再重演,希望再也沒有人要經歷他們走過的地獄,沒有人需要體會他們心中的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