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棄ibank搞打機公司

2015042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鍾培生棄投行,以積蓄創辦「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

香港地父母大多期望子女「大個做醫生律師」,但現今不少年輕人以自己方式尋夢「打出一片天」。天生「打機狂」的90後鍾培生兩年前放棄投身投行,以積蓄創辦「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專門從事網絡遊戲轉播和舉辦賽事,公司由初期只有6人擴張至現時120多人,合作夥伴包括ASUS、BENQ、華擎科技、及騰訊子公司Riot Games等。

鍾培生創立的電子競技公司迄今未達收支平衡,最大投資是IT設備及培養旗下電子競技選手,加上公司製作部、活動策劃部等運作成本,每年公司需投入200萬至250萬美元,而公司獲得的贊助及獎金收入每年僅500萬港元,在引入第三方港資創投基金後,預期至2017年公司仍有足夠支持營運的資金。

鍾培生希望公司在2017年前,能爭取台灣、香港、澳門等三地逾30%遊戲玩家成為其受眾目標,為了達成目標,他於台灣設立辦事處,並改變公司營運方針,由過去靠主辦遊戲比賽門票獲利,轉至降低門票售價,及免費轉播服務打響知名度,加強受眾體驗。

不少人視創業為畏途,有所謂逾9成新創企業於成立後頭幾年便已無疾而終,新創企業予人印象不外乎上市或賣盤等出路,鍾培生則視此為挑戰,雖然難以預測公司將來,但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在港推動電子競技,如將來遇到比自己更有能力的經營者,他不會介意讓賢。

他現時一星期工作6天,每天12小時,被問及會否因工作時間長而感到壓力。曾經在多家投行「實習」的他笑稱,「做ibank辛苦好多!」,他又形容投行有如「少林寺」,促成了他創業智慧和經驗,明白企業的管理和系統化重要性。

對於不少90後對社會有怨氣,他認為,香港是一個有很多工作機會的地方,而且有很多老闆難請人,即使洗碗工、地盤工的薪水亦很優厚,他批評不少人選擇工作時要求挑剔的心態,並指身邊有很多非出身富裕家庭的朋友,憑過人努力獲得不錯成就。他相信,只要肯做肯學,一定會有出頭,在未成功前不要抱怨。

而鍾培生以打機賺第一桶金,要追溯至他中學時代,當時他已寓娛樂於搵錢。他曾募請工資低廉的內地打機手日以繼夜,為其賺取熱門遊戲中的虛擬貨幣和網上「武器寶物」,再向打機發燒友變賣換真錢,不說不知,原來這類網上虛擬寶物大有市場,短期內他已獲利十數萬。

其後2009年金融海嘯影響整個股市氛圍,18歲他覓得另一搵錢機會。他形容市場當時「沽咩都羸」,自己「一放學就去炒期指」,之後他陸續靠高風險衍生工具賺取豐厚利潤,亦有接觸貴金屬、外匯、累計期權accu等,他稱「overall冇一樣野野係輸」,但自言贏得「好好彩」。他雖醉心於打機,惟認為他升讀大學亦相當重要,故他亦兼顧學業,主科修讀數學和經濟,最終亦順利完成大學課程。

他並且稱,開設公司後已沒有接觸高風險的衍生工具,因為希望做一些對社會更有貢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