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界錢進:90後唔讀中大 闖德變地主

201709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超杰(左)早年在中大邂逅德國交換生Marina(右),最終二人於去年結婚。

德國的啤酒、鹹豬手固然能滿足你的味蕾,具有歷史價值的柏林圍牆、浪漫滿載的童話之路亦令遊客悠然嚮往。今期故事主角90後中大前尖子林超杰,為圓海外留學夢想,放棄完成本地大學學位,隻身走到德國,更建立了事業與家庭。

朋友稱他石Sir的超杰,原是中文大學工程系學生,出走德國全因一段異國情緣。他憶述:「2009年,有位來自德國的交換生Marina來到中大,大家住在同一宿舍。9月開學時,我們在樓梯相遇,由於她只有德國用的叉電插頭,所以找我幫忙。剛好我有個手提電腦用的轉插器,二人從此結緣。」超杰更成為Marina的導遊,帶她到香港四圍逛,愛情漸萌芽。

「相識半年後她就回到德國,即使分隔兩地,我們都一直保持聯繫,在她離開後的第二個Sem,我原本打算飛到德國旅行及探望她,但輾轉發現在德國讀書的機會,結果這趟旅程變成單程,自此開展德國求學和生活之路。」Marina如今也成為他的太太。

不只是為愛情,到德國讀書亦圓了超杰人生中的一個夢想。「我家境不算富有,一直嚮往在外國留學,惟家中未能負擔。後來遇上Marina,得知就算外國人到德國讀書,亦可享免費教育。這樣一切就變得較容易。」

來到這裏最艱辛的是言語不通,他下定決心,除在德國完成自動化工程學位,更要讀好德文。經過多年努力,他終考獲德語評級試中最高級別的C2水平,取得教授德語資格,更開設「石賈墨網上德文補習社」,於工餘時間通過網絡教授香港人德語。

超杰已畢業三年,指工程學系畢業生在德國競爭較少,只有「工搵人」,未試過找不到工作。再者,德國僱主很少「睇沙紙」,反而着重求職者對行業的認知和熱誠。他稱:「畢業後,我做過三間公司。我很喜歡現在工作的地方,雖公司只是中小企,但員工有很多學習機會及發揮空間,上班時間較彈性。我可研發不同農產品的自動化處理程序,結合德國的機械技術和自己的創意,樂趣甚多。」

除擔任工程師外,超杰亦是一名義工消防員。「小時候寫『我的志願』是想做救火英雄,但在香港,除非報考全職消防員,否則這個夢想似乎不太可能實現。來到德國,和舊同事工作時,見他的傳呼機響起後就即出發救火,才知所有人都可報名做義工消防員。」超杰心想,當義工可認識更多德國朋友,又可精進德語,何樂而不為?超杰更指,成為義工消防員後,更能融入德國人圈子。

「奧芬堡(Offenburg)是太太的成長地,這裏不似慕尼黑、柏林等大城市煩囂,較靠近大自然。奧芬堡距離法國邊境僅20分鐘車程。」超杰去年結婚,現居於奧芬堡一個約850方呎的獨立屋,每月「冷租金」約6,000港元。原來在德國租屋,亦是一門學問,「這裏租金有分為『冷租』及『暖租』,冷租是指只包括租用面積的租金,暖租則包括雜費如水費、暖氣費、垃圾費,但就不包括電費、上網費等。」

超杰指,德國的法例甚保障租客。第一,業主不能隨意加租,每個城市都有固定的租金指標,租金升幅不能超過指標範圍。第二,業主若要收回房屋,需有合理的理由,如家庭成員有新的住屋需要,否則就要為租客另覓新居,亦可能要負責租客新居的搬遷費。

他觀察到,現時德國樓價每年平均升值近一成,料來年樓價及租金均會以相同速度上升。他與太太在奧芬堡購入一塊地皮,並正興建兩層連地牢的房屋,每層面積約2,500方呎。在德國買地起屋是很多年輕而又有固定收入的專業人士的選擇。視乎地段和大小,一塊在小型城市邊緣的地皮,通常價值約200萬至300萬港元。建屋支出視乎建築面積和物料,通常每方呎約1,300至2,000港元。在德國二線城市起屋,最平300多萬港元已有交易。

●幫助同鄉 Fb開群組供港人交流
年紀輕輕就離鄉別井,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可會無時無刻想念家人和故鄉?超杰瀟灑地引用作家倪匡的一席話:「從未拎起過,又怎會放不低呢?」在德國擁有喜歡的工作,不用屈膝在小小的蝸居,看來德國更似他的故鄉。

為幫助在德國的香港人,他在Facebook開設「香港人在德國(Hong Kongers in Germany)」群組。「來德多年,我非常喜歡亦已習慣這裏的生活。不過,回想一開始獨自來到德國的時光,都覺得十分艱苦。有時遇到一些香港人,他們對這裏的生活都不熟悉、亦不會說德語,故開設群組,希望讓在德國的香港人互相認識,互相照應!」

●德經濟強勁 難民問題棘手
對於年紀輕輕、沒有太大經濟負擔的超杰而言,德國是其夢想之家。若想移居到當地,亦要留意當地經濟。據資料顯示,2017年德國第二季GDP按年升2.1%;7月份通脹(CPI)按年升1.7%;7月生產物價指數(PPI)則按年漲2.3%。

超杰指,德國仍存在難民問題,國內有聲音指應給予難民工作機會,以增加勞動力。惟亦有聲音反對,恐政策開放後會有更多難民湧至。德國7月份失業率為5.7%,相對多數歐盟國家的失業率低。

超杰稱,德國工程系學士畢業生普遍起薪點由3,500至4,500歐元(約32,600至42,000港元)不等,薪金視乎行業和公司規模而定。德國工資雖比香港高,但稅率卻不可輕視。「見工傾薪酬時,需理解Brutto和Netto的分別。Brutto是不扣除稅務的收入,Netto是除去稅務、真正穩袋的人工。」以一個未婚、剛畢業的大學生為例,稅收及其他福利支出或佔人工一半,如交予政府的收入稅、失業保險金、公共醫療保險等。

對於當地對勞工的保障,超杰以「屈機」來形容,如員工不幸患重病而未能工作,首六周可獲整份工資,往後一年半亦可獲約淨收入八成的病假金。另外,如僱員跟僱主定下長期合約後,則不可隨便無理解僱;針對年資較長的僱員,僱主更需遵守超過半年的解僱通知期。
------
「向世界錢進」分享港人移居外地的故事,讓你感受異國生活的苦與樂
http://hk.on.cc/fea/headingtomoney/

「致富智庫」領悟理財/職場智慧,一Click改變一世
http://money18.on.cc/wealth

東網已全面支援360影片及相片,讓你全方位睇盡新聞大事,恍如置身現場,立即登入東網360專頁:
http://on.cc/360vr/